在都市里努力著、糊塗著,在雪山下的鮮花小鎮里清醒著、沉醉著

冬天想廈門,夏日想雲南,是四月在杭州的青天白日里慣常做的夢。

前幾天四月偷了個小懶,從忙碌中抽身,拉著朋友阿布在麗江度了一個三天小短假~

早上6點出門,飛機經停、延誤,到麗江已經是下午2點。在飛機上睡得如同200斤胖子的兩個人,吸了一口麗江的空氣,立刻就活了過來。

這或許就是麗江對我的吸引力,即使再多人拋棄了它,四月也一如既往的愛著它。我從不去那些人盡皆知的景點,這次去的雪山下的鮮花古鎮,90%來麗江的人都沒有去過。

{芍藥姑娘 Vol.843 }

x

雪山下的鮮花古鎮

歸來之後,我依舊懷戀在麗江的那幾日,就像在回味一場艷遇~

藍色天際飄蕩著的白雲,成功濾掉了火爐的熱氣和城市帶給人的種種不適。陽光透明,空氣澄澈,天際與人間在不遠處相連,夢境與現實在時空中交錯。

我坐在車里仰著臉,清風插著翅膀,從雪山曠野遠道而來,喚醒了身上沉睡已久的浪漫細胞。

朋友說,「你又想騙我去麗江!」

是啊,人們都說麗江人滿為患,過於商業化,與生造出的古鎮已無多大區別。滿大街的義烏花披肩、不絕於耳的《一瞬間》,酒托假扮的艷遇……愛麗江就讓它繼續活在想像里。

每一個來麗江的人都帶著一個與城市中不同的靈魂,但遺憾的是,他們去了麗江城市人聚集的地方,來的依舊是城市。

刻意避開熱門景點,是四月出門旅行的第一要義,所以這次即使是趕上了暑期旅遊的高峰期,四月也能樂得每天在灑滿陽光的院落里獨自發呆。

麗江的暮色,沉得比較慢。

吃罷晚飯,出去溜達。

遇見一對散步的夫妻,

妻子拿著花,有說有笑。

路過一片向日葵園,

園中佇立著一座小院,獨擁一片花海。

小院門前的一架南瓜已經熟透,

依舊掛著,似無人看管般擅自紅著。

古鎮里人與人之間的信任,

都是敞亮、透明的。

納西族的小院里,

家家都有一個私家小花園,

他們才不懂什麼是園藝,

只是像對待生活一樣,照料著它們。

或是隨手采一束鮮花,

放在家中的角落,

它不起眼著,也耀眼著。

這座古鎮是麗江三大古鎮之一,也是最偏僻、對遊客吸引力最少的古鎮。或許有少部分人聽說過它的名字,但從未去過,它叫白沙古鎮。比起束河、大研,人少得不像在麗江。

這次如若不是受到青普麗江白沙文化行館的邀請,四月也不會意外發現這座美麗的古鎮。

麗江=艷遇,這種話我以前是不信的,但這次以後我深信不疑。艷遇不只是男女之間的風花雪月,遇見一處風景,一種生活,是更為刻骨銘心的艷遇。

雪山下的玉湖村

被雪山、湖泊、草原包圍的玉湖村,是一個拍照不需要濾鏡的地方。

牛兒悠閒的吃草,

不知名的小花,開了滿地。

看山是山,看水是水,

玉龍雪山就靜靜地佇立在我跟前,

沒有等待任何人的讚美,只是在守住過往。

上個世紀20年代,著名探險家、植物學家約瑟夫·洛克來到了這里,並在這座「石頭」村里住了下來。那時,他便夢想著,有一天能躺在玉龍雪山的杜鵑花叢中死去。

30年代初,洛克變賣所有家產,全身心投入納西族文化的研究,而他也成為將麗江推向世界的第一人。

左三洛克

洛克的故事四月是聽玉湖村里洛克故居中的老爺爺說的,他今年已經68歲,操持著並不標準的普通話,但是他一開口,我就陷入了洛克的世界里。

玉湖村一面安靜著,另一面也喧鬧著,「火把杯」足球賽熱鬧開場了~

足球場就在雪山腳下,

我們一邊看球,一邊看雪山。

父親肩頭扛著弟弟,

姐姐在身邊跟上,不敢落下,

要去為踢球的哥哥加油。

探秘野生菌王國

跟著小朋友一起去采蘑菇,後來他們都問我,你到底是來采蘑菇的,還是采花的?芍藥姑娘當然是來采花的啦~

古鎮的山林就是一座天然的植物寶庫,

這些花草,你們見過幾種?

不采一把,滿足我的創作欲,

心癢癢呀~

到底還是采了蘑菇,

讓我做一個采蘑菇的花姑娘。

青普的小夥伴,隨行帶了水果點心,

麗江森林里的野餐,還有誰試過?

在香草里聞見愉悅

來自台灣的花藝師夫婦,從上海遊走到西安,最後來到麗江,買下一座納西族的小院,種滿花草,再也捨不得走了。

清晨,老師從自家院子里采了一籮筐的香草,帶到青普的公共空間里,教大家識香草、做香包、做精油膏。

老師泡了一壺花草茶,

沒見過世面的阿布,

將滿滿的一壺喝到了底。

四月比較矜持,只比旁人多喝了三杯

薄荷、百里香、香蜂草、香茅、

玫瑰天竺葵、甜葉菊等等,塞滿香包。

神秘的自制唇膏技能也被老師開發,

配好精油和蜂膠,隔水煮化,

澆入小盒中,就做成了精油膏。

納西族火把節

要說這次最幸運的事,就是剛好趕上了納西族的火把節。納西族的火把節在每年農歷的6月24-27日之間,跟著天生愛唱愛跳的納西族人民,四月在這一天玩火了

天還沒黑,

四月就舉著火把,在古鎮里溜達。

沒走幾步,就遇到一個火把Plus,

火把外插滿了花草。

每個人手中的火把都插了花,

納西族的火把節,也要祭花。

熱情好客的納西族人民,

拿著水果零食,沿途派發,

吃得肚皮滾圓,美滋滋~

女人和孩子穿著納西族傳統服飾「披星戴月」,

明快、鮮艷的色彩,

沒有突兀,只覺驚艷。

ps:錯過了今年的火把節也沒關係,青普每隔一兩天就會舉行一次納西族溝火晚會

茶馬皮事

行走於茶馬古道,想耐住風霜雨雪的侵蝕,皮具是必需品。跟著老師,上了一堂皮具手工課,解密馬背上的皮具文化。

刷漆要溫柔中帶著利落,

染色才能均勻亮麗。

印文字、符號,則要快準狠。

漆還未幹透,

就迫不及待地戴上炫耀。

這些有趣的活動當然都是青普的小夥伴們提前安排好的,吃住玩樂全包,是青普麗江白沙行館最擅長的事。

而將行館安在一座遙遠的古鎮里,青普的氣質也是像極了這座古鎮,不爭不搶,安靜的美麗著。

露台將玉龍雪山囊括進了視野,

小窗將納西族的風韻裝進了房間。

木材與當地的五花石,

壘起了一座傳統的納西族院落。

屋簷翹起,曲線優美,

瓦貓高踞屋頂之上,與雪山對望。

房間內是古典的日式風格,

通透明亮,一窗一景。

不要羨慕四月住得好,四月吃得更好

,從一進門的水果和點心,到晚餐兩人八個菜,饞死泥萌~

每頓餐食都不一樣,

從納西族的傳統菜肴到甜品主食,

每一口落進嘴中,都想為主廚打一次電話。

特色犛牛肉、瓦片豆腐、納西族烤肉,

還有早晨剛從山里才來的菌菇,

吃一口山野美味,會讓人忘記憂愁。

在來之前,朋友阿布看了一眼安排,憂心忡忡的跟我說,這麼多活動,不會是上車睡覺下車拍照的旅行團吧~

而實際上,在這里,睡覺都是一種浪費。

抬頭是雪山,俯身有花草,沒有躋身而過的遊客,遠遠走來的村民依舊過著自己的小日子。這樣的麗江,不知與你們來過的是否一樣?

這次青普麗江白沙文化行館帶我行走的麗江,不是千篇一律的古鎮,它像一個溫柔又包容的納西族姑娘,眉眼含笑向你走來。

每一個尋找靈魂的旅人,

會在雪山腰縹緲的雲霧中,

找回飄蕩許久的魂。

每一個失意落寞的路人,

會在石頭房的小巷里找到,

生命中丟失已久的感動。

在青普的那幾天,早早晚晚,我都一個人在露台發呆。看著遠處的玉龍雪山,突然明白,人這一生,活得努力、健康並不稀奇,稀奇的是你活在都市里,明白著也糊塗著,偶爾還要沉醉著。

就這樣,沉醉在這一方古鎮里……

如果你想來,四月還為泥萌準備了福利~

體驗跟四月同款吃住玩樂全包旅程

解鎖不一樣的麗江

白菜價,低於5折,只有5天優惠哦~

掃描二維碼進群,了解詳情

或點擊「閱讀原文」即刻出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