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才是真實的草原牧民,雖然生活過得很簡單,卻都是百萬富翁

牧民,放牧牲畜並以此為生的人。中國牧民多數分布在內蒙古,新疆,西藏,青海等地。各地牧民有其各自的特點,大多是生活在地廣人稀的地區。這些逐水草而居,以放牧牛羊為生的民族,他們領略著翱翔天際,縱橫草原的快感,享受酒肉穿腸,瀟灑人生的痛快。對於大多數人來說遊牧民族充滿著神秘的色彩,此行我走進蒙古大草原,了解遊牧民族的獨特文化,感受遊牧生活的獨特魅力。

一出居庸關,經過一段崎嶇的山路後,在我面前出現了一片廣闊的原野,一片一望無際的原野,這就是古時所稱的塞外。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這就是內蒙古大草原。(拍攝於內蒙古錫林郭勒盟正藍旗)

我今天要走進的是位於內蒙古錫林郭勒盟正藍旗上都鎮侍郞城嘎查希熱圖浩特的一戶牧民家庭,主角就是這位牽著駿馬穿著蒙古袍的牧民大叔。雖說他是地道的蒙古牧民,但他卻是一個漢族人,至於何時來到這,他也說不清了,反正祖輩一直生活在這浩瀚的大草原。

大叔名叫楊宗智,黝黑的皮膚,健碩的體格,爽朗的笑容,還有那永不離手的香煙,這是他給我的第一印象。他會說漢語,但很明顯他的蒙古語講的比漢語好多了,很多時候他都不明白我在說些什麼,只是給我一個憨憨的笑容。

楊大叔一家住在大草原上,家裡有上萬畝的草場。養著兩只駱駝,據說其中一只明年這個時候就要生小駱駝了,大叔還邀請我去看小駱駝。還有一百多匹馬,一百多頭牛以及幾十只羊。這些就是他們家的資產,在我看來還是非常的富裕。偷偷告訴你普通的一匹馬價值一萬人民幣,要是種馬那價格就得好幾倍甚至十倍以上。

隨著時代的發展,社會的進步,牧民的生活也隨之改變。政府把草場按人頭細分到每戶家庭,牧民有了自己專屬的牧場,不用再頻繁地搬家過那遊牧生活。他們在自家的草場上蓋起了小平房,過上了安定的生活。

也許是住慣了蒙古包,小平房留給兒子兒媳他們住,大叔老兩口仍住在蒙古包內。不過這也屬於現代化的蒙古包,不但有地暖還鋪上了瓷磚,看著相當的溫馨舒適。

蒙古包裡沒幾樣家具,最值錢也是大叔最珍愛的就數這兩個馬鞍子了。看得出兩個馬鞍子年代相差很久,右手邊這個很多配飾已經被磨得程亮,充滿著數月的痕跡。大叔說現在的新馬鞍就是沒有以前老的好用,不管是舒適度還是安全性都大不如前。不過兩個馬鞍大叔現在都還在用。

中飯大叔用牧民最豐盛的美味佳肴招待我們,端上來大盤的牛羊肉。起初覺我得這羊肉有點太肥,後來了解了才知道,肥厚的羊肉才是最美味的,普通宴席牧民還不捨得用,只有在家裡辦喜事或招待上賓才捨得用這樣的羊肉。

聊天時大叔時常提起自己的騎馬技術。雖然現在年近六旬,但身子依然硬朗,還翻出了今年上半年套馬的照片。飯後大叔執意要為我們展示一下他的騎技,正好今天在城裡上班許久沒摸馬鞭的侄子也來家中做客,兩人各騎一匹去趕馬。

馬上的英姿猶在,只是這趕馬的技術好像有點欠缺,兩個來來回回趕了許久才把馬群趕到指定的位置,一旁大叔的兒子感嘆到:「這些馬平時都是我在趕,他很久沒趕了,不熟悉這群馬的性子,所以很費勁。」

馬雖然趕好了,但可以看出大叔有些累了,不過他還是很好的展示了他的馬上技術。他是一個漢人,但他有著草原牧民的堅毅與不屈。他享受的是翱翔天際,縱橫草原的快感,這是多少年來草原和長生天賜予遊牧民族的智慧和榮耀。

作者簡介:寒殘一葉(攝影師、旅行家、自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