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年前一個小腳女人打理的徽州古村 如今門票104元遊人還說值

一灣碧水守護著的徽州古村,真的好似一幅徐徐展開的山水長卷,渾然天成的丹青畫面,不知曾讓多少人陶醉其中。看到這張圖片,有很多人和我一樣可能已經認出了它;沒錯,這就是坐落在黃山腳下、有著「中國畫裡的鄉村」美譽的宏村。

說實話,我是第一次走進宏村。之前兩次登黃山都路過宏村,卻未能與她謀面。前些天我又到黃山參加活動,這一回說什麼也不願再與宏村失之交臂了。

宏村最美是「南湖」,來過宏村的人都會認可。南湖靜靜地臥著村前,像纖塵不染的徽州女子舒展開秀麗的身姿,將藍天白雲,將粉牆黛瓦,將湖面畫橋,將水中碧蓮,將人們的目光,一起攬入了她溫柔的懷抱。

沒想到剛剛上午八點,村裡已經遊人如織了。我避開熙攘的人群,找了一家叫做「舊時光」的老屋咖啡,從二樓斑駁的小窗口望出去,對面恰好就是村落中最顯赫的建築——汪氏宗祠。

汪氏宗祠建於15世紀初明永樂年間,已有近600年的歷史了。汪氏原籍金陵,南宋時期遷居徽州,是宏村的始祖,所以宏村是以汪氏家族為主聚居的村落,村民大多是汪姓。據說宏村最初是由族長夫人打理的,丈夫長年在外為官,夫人就擔起了操勞家族事務的重任。

時光的鏡頭好像搖回到那月光灑滿水面的夜晚,燭光映照著一個臉龐清秀、恬靜安然的女人,思念著遠方的愛人。我想,她一定是個溫存又富有才華和情趣的女子,不然歷經八百年的風雨,她精心打理的家園,怎能還讓無數人為之傾倒。

月沼,是村子的中心,據說是由一個叫胡重娘的小腳女人出資開挖的池塘,形狀很像半個月亮,是取花半開、月半圓之意,以存等待、存念想、存希望;期盼與在外經商的丈夫多一些團圓的日子。我圍著月沼轉了一圈又一圈,完全迷上了這裡。

我眼前的月沼,水碧綠,平如鏡,但她在千百年歲月裡,風吹過,雨淋過,直到今天依舊不急不躁地喃喃私語,這是何等的深情。月沼的水是活的,我看到還有村婦在這裡漿洗,可能月沼裡寄托著她們太多不舍的情思吧。

汪氏宗祠就建在月沼北畔正中,坐北向南,盡享風水之尊。不得不佩服汪氏家族的眼力,這裡的確是一塊難得的寶地。

步步是景,處處如畫。白牆灰瓦紅燈籠,翹角飛簷雕花木;堂屋幾上,有鐘,有瓶,還有鏡,謂之終生平靜。走在青石小巷間,我生怕錯過一個眼神,錯過了一段傳說。

不由得感嘆,18年前,宏村還藏著藏在深閨人不知。如今宏村已是黃山周邊遊客最多的一個景點,門票104元,還天天爆滿。據報導,2017年宏村接待遊客227.03萬人次,門票收入近1.3億元;20年間宏村的收入增長了700倍。

可能就是因為宏村曾經有太多的徽州商婦們為夢想而勞作,才到處都充滿女人的味道,到處都洋溢著女人的深情,才出落的如此明麗,雅靜,風姿綽約,奪人心魄。

舊時光裡到底藏在多少宏村女人的故事。我買了一份宏村有名的毛豆腐,邊走邊慢慢品嚼著,感覺毛豆腐的味道就像是徽州女人的青絲白髮幻化而成。

可惜我來去匆匆,多想像這些美院的少男少女們一樣,一張小板凳,一塊速寫板,一支水彩筆,細細描,慢慢塗,將宏村女人的點點滴滴都留在畫裡心間。

【作者簡介】三姐姐:中國攝影家協會會員、專欄作家、旅行家。

【版權聲明】本圖文版權歸三姐姐所有,未經允許,不得轉載、商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