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毛骨悚然的十大旅遊禁地,中國獨占四席個個風景宛如仙境

1飛禽不敢穿越的羅布泊

羅布泊,三個字給人的感覺更多的是神秘,而不是單單的地域名稱。有一段文字對她的描繪非常貼切:「羅布泊其實是匯入多水湖之意,為內陸最大的移動鹹水湖。大自然曾造就了5400平方公里湖面的羅布泊,在最近的百年間,湖水已幹涸見底,如今,展現給我們的是一片荒蕪的景象:湖泊幹涸、河水斷流、古堡滄桑,生命仿佛在這裡嘎然停止。

位於新疆維吾爾自治區若羌縣境內的羅布泊,西漢稱〝鹽澤〞,《漢書》稱〝蒲昌海〞,元代稱〝羅布淖爾〞。如今這裡被稱為生命的禁區,有人稱羅布泊地區是亞洲大陸上的一塊〝魔鬼三角區〞,古絲綢之路就從中穿過,古往今來很多孤魂野鬼在此遊蕩,枯骨到處皆是。

污染歐洲的切爾諾貝利核電站

1986年4月26日,切爾諾貝利核電站發生核事故,如今25年已經過去,烏克蘭在年初宣布切爾諾貝利核電站廢墟周圍的地區已經可以讓遊客參觀了,烏克蘭希望2012年舉辦歐洲杯時,可以吸引近100萬遊客到切爾諾貝利地區旅遊。但遊客要去哪裡、他們呆多長時間,以及旅遊期間的飲食,都將受到嚴格控制,因此放射風險「可以忽略不計」。

位於烏克蘭基輔(Ukraine)市以北130公里基輔州普裡皮亞季鎮附近的切爾諾貝利核電站第四號反應堆發生的爆炸,污染了歐洲的大部分地區,國際社會廣泛批評了蘇聯對核事故消息的封鎖和應急反應的遲緩。在瑞典境內發現放射物質含量過高後,該事故才被曝光於天下。事故後隔離區內變成部份野生動物的天堂。雖然動物也飽受輻射之苦,但比起人類對它們的傷害是非常輕微的,在隔離區內的動物比如老鼠已適應了輻射,它們和沒受輻射影響地區的老鼠壽命大約相同。

「動物的墓場人類天堂」義大利死亡谷

義大利那不勒斯和瓦維爾諾附近的死亡谷,專門奪取動物的生命,對人體卻無損,被稱為「動物的墓場」。

不過,這裡風景卻十分優美,本是一座原始森林,但不知何故,每年在這座山谷中死亡的野獸多達三萬七千多只。據調查,它們的死至今不明。更有意思的是,而過人則無加害之實。科學家和動物學家們多次入該谷考察,都始終找不出具體的答案。

據科學家們的調查,該谷中發現的各種死於非命的飛禽走獸、大小動物的屍骸已超過4000只(頭),鳥類幾十種,爬行類十九種,哺乳動物也有上十種。它們的死,不是自相殘殺,也非集體自殺,更非人為,是何根源,至今不明。更有意思的是,該谷殺伐禽獸,而過人則無加害之實。據統計,每年在此死於非命的動物多達3萬多頭。

陰森可怖的「吃人谷」印尼爪哇谷洞

印度尼西亞的爪哇島是非常美麗和富饒的,但就是這樣一座島被當地人稱為死亡谷,因為在島的東北部上有六個大山洞,外界人稱其為爪哇谷洞,洞成喇叭狀。此洞最為奇異,都是大陷阱。 不用說「誤入」谷洞者性命不安,就是保持距離者也難幸免。當人或者動物從洞口經過時,會被一種強大的吸引力「拖入」谷洞而吃掉。就是離洞口還有6至7米距離,也會被魔口「吸」進去,一口吞下。據偵察,谷洞裡已是白骨累累,難以分清哪些是人骨,哪些是獸骨。

地質學家曾研究表明爪哇谷洞有莫名的強大吸力,無論是在洞口路過還是探險的,都會被吸進去再也無法出來,據說洞內已是白骨累累,有人骨,也有動物骨頭,屍骨遍野,讓人望而生畏。

「生命的禁區」藏北無人區

在青藏高原的中部,有一塊被各國學者和專家稱為「生命的禁區」的地方,這裡便是藏北無人區。它面積60多萬平方公里,平均海拔5000米以上,氣候乾燥,寒冷,空氣稀薄,被外界稱為「生命的禁區」。「無人區」生存條件很惡劣,氣候變化反復無常,湖泊雖然很多,但都是鹽鹼水。

地質工作者進行了多次考察,其腹地「雙湖」一帶,景色已經遠遠超出了許多人以往的審美經驗。近年來,在政府的組織下,一些牧民遷往「無人區」,所以「無人區」已經不再無人。

「無人區」可以說是一個巨大的天然野生動物園。這裡的草原很寬廣,只是青草生長期短,但更多的還是大片的戈壁。當汽車在沒有公路的大地上自由自在賓士的時候,常常可以看到成群的野馬和羚羊群,其他如:鹿、藏野驢、野犛牛甚至狼、熊等等也常常出現在視野裡,然後消失在遠方。

美國聖地亞哥惠利屋

著名的惠利鬼屋位於聖地亞哥老城。雖然政府對所謂的鬼魂出沒大為懷疑,但卻沒法駁斥相關證據。上世紀60年代,美國商務部正式將惠利屋列為鬧鬼地,旅行頻道則將它稱之為美國最著名的鬼宅。惠利屋最早出現的鬼魂是吉姆羅賓遜(Jim Robinson),1852年被吊殺在這裡。

惠利屋是詹姆斯惠利(James Whaley)於1857年建造的,19世紀中期曾被用作糧倉、法院和商店。建造之時,他曾聽到羅賓遜在走廊中踱步,走路的聲響很大。惠利和妻子據說也曾在這間鬼屋居住,他們自稱看到怪異的煙霧並聞到奇怪的香味。訪客們表示,他們也曾看到一名穿著長裙的年輕姑娘在飯廳遊蕩。

死亡緯度線上的「迷魂氹」瓦屋山

在四川省洪雅的沼澤地區,地形複雜、地質異常,外人一旦進入,不知不覺的失去應有的判斷與理智,入內基本迷失方向、失蹤或者死亡,被當地人稱作〝迷魂氹〞。許多年來〝瓦屋山迷魂氹現象〞給世人留下一串串難解之謎,也引起了國內外專家、學者、旅遊、探險以及多方人士的濃厚興趣。

「迷魂氹,奇中奇,進得裡面來,生還不容易。」由於迷魂氹的神秘,當地有關部門在開發瓦屋山資源時,不得不將其劃為旅遊禁區,防止遊人誤入迷魂氹。也由於它處的地理位置與百慕大三角在同一緯度上,被國內的地質工作者和探險者稱為陸地上的「百慕大三角」。

難免一死的堪察加半島

前蘇聯死亡谷在堪察加半島上:這條長2000米,寬l00-300米的死亡谷中,地勢崎嶇,怪石嶙峋,狗熊、狼獾、野豬等野生動物死亡相藉,白骨橫陳,滿目淒涼。誤入該地的人類也不能幸免。據統計:至少有30個人喪命於此.據推測,谷中積聚著有害氣體。可令人驚奇的是,緊挨此谷的村舍,卻不曾受到有害氣體影響。

「地獄之門」昆侖山

「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在牧人眼中,草肥水足的地方是他們放牧的天堂。但是在昆侖山生活的牧羊人卻寧願因沒有肥草吃使牛羊餓死在戈壁灘上,也不敢進入昆侖山那個牧草繁茂的古老而沉寂的深谷。

1983年有一群青海省阿拉爾牧場的馬因貪吃谷中的肥草而誤入死亡谷。一位牧民冒險進入谷地尋馬。幾天過去後,人沒有出現,而馬群卻出現了。

後來他的屍體在一座小山上被發現。衣服破碎,光著雙腳,怒目圓睜,嘴巴張大,獵槍還握在手中,一副死不瞑目的樣子。不解的是,他的身上沒有發現任何的傷痕或被襲擊的痕跡。

無腦嬰兒產地—巴西庫巴唐

在巴西熱帶鬱鬱蔥蔥的群山峻嶺的掩映中,坐落著一個令巴西人聞之色變的城市——庫巴唐。20年前,數十個在這個城市裡出生的嬰兒竟然沒有腦子,庫巴唐在一夜之間得到了一個充滿恐懼的外號——「死亡之谷」。

圖文來源網路,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相關推薦:

2018行攝呼倫貝爾草原,再遊七彩雲南!

呼倫貝爾2018金秋童話世界攝影采風行程攻略

揭秘2018年金色之秋行攝呼倫貝爾超級越野大行程攻略

2018呼倫貝爾金秋童話世界攝影行程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