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瀘沽湖轉山節遇上咖喱味的印度歌舞

大概是2012年,我給完美影視瞎編了一個不到2000字的故事。故事被收錄進完美影視的故事庫裡,與此同時,我也得了我人生意義的第一筆稿費。

在那個完全虛構的故事裡,瀘沽湖阿雲山大總管和他的平民夫人格則永瑪因為轉山節有了更進一步的接觸。可事實上,關於「轉山節」,也僅僅是我百度百科來的資料,甚至連百度百科上的信息都是錯的:他們把摩梭人寫成了摩梭族,光這一點就呵呵了。

2012年,大概,絕大多數的遊客都習慣把摩梭人稱之為摩梭族。

2012年,大概,也極少有外族人知道格姆女神的轉山節,更不說是親身經歷的。

2012年前是這樣,2012年後也是這樣。

轉山節,仿佛就是一戶深宅大院嫁閨女,再熱鬧再隆重,那也是一家人的盛事,與外人無關。

再到2018年,轉山節便冷不丁地成了寧蒗縣的法定節日,開始大規模的宣傳和籌備。

那很好。

大院外的人們總耐不住好奇心,想看一看那大院裡的新娘究竟有多美。

於是……

我們出發了。

一個客棧,三輛車,去了13個人,然後毫不費力地霸占了裡格的另一個客棧。

在官方的宣傳中,摩梭轉山節分了好幾個會場,竹地是主會場,大落水、裡格、尼賽也都有分會場,再一個,便是格姆女神山腳下的女神廟。

看官方發布的日程,我們大體可以推測出各個會場的安排。譬如一些歌舞表演和主管講話,多半是沒意思的。也有各類農產品展銷,攝影展,以及美食節……

大概是主辦方的腦子進了水吧,非要在裡格倒騰什麼美食節。你要是賣點炸洋芋我也認了,賣點包漿豆腐我也認了,再賣點烤乳豬、烤湖魚,賣點蘇裡瑪酒、咣當酒那也不錯,要有碳烤松茸、松露泡酒那就更讚了。

關鍵是——那稀稀拉拉十來個攤位都是哪裡的美食啊:印度飛餅,巴西烤肉,四川酸辣粉……就這些,還不如走婚橋邊的燒烤攤有特色。

攤位稀稀拉拉,可美食節現場的音樂可hai得很呢。

動次打次動次打次……請跟著我的節奏搖擺起來!

阿kei苦力猴亞猴奔迪……噠魯工嘎猴打黑……改sei改紅滅歐呀……

然後,從村口到半島,原本寧靜秀氣的裡格充斥了滿滿的印度咖喱味。

嗯!連裡格的湖水都變得有些躁動了呢!

這是我對轉山節的第一印象,相比於我們前久參加的沙溪火把節,那真的……棒棒的呀!

此處插入沙溪火把節的遊記,自己戳圖片吧

但所幸,瀘沽湖就是瀘沽湖,從不因一些人的作秀或者敷衍遜色半分。

那山那水,壓根就不需要我來著墨。

呃……說白了我就是懶。

到9月4號的時候,我們一行人又開車去永寧格姆女神山下的女神廟。

大概,在你看過的每一個講述少數民族風俗的紀錄片裡都會有這麼一句話:每年的XX節,當地的XX族都會穿上自己的民族盛裝,然後幹嘛幹嘛幹嘛的……

那無疑是我滿心期待的場景,甚至於,我還在自己的行李箱裡備了一套漢服。

可事實呢,我們和一撥又一撥的摩梭人一起,穿過村莊,穿過田野,一同趕往女神廟。可目光所及,也就是一些上了歲數的老人穿了自己的摩梭服飾,餘下的,還不是T恤襯衫牛仔褲。

偶然在人群裡看到一個挑著竹竿的姑娘,推測這竹竿是用來祈福的,這才領會了那麼一點點轉山節的氛圍。

這多少是有些失望的,但失望也能理解。畢竟,時代在變。畢竟,於絕大部分的摩梭老百姓而言,沒有人要求他們在這樣的節日裡身穿什麼樣的服飾。而他們呢,也不需要為了取悅誰而穿上什麼樣的服飾。

T恤也好,牛仔褲也好,反正,他們的目標是一致的——格姆女神山。

山下已經聚了好大一批人,也立了一副巨大的女神像。有一些歌舞表演,也有一些喇嘛在廟裡廟外誦經,又有一群小孩在爭搶著廟前的秋千。而更多的,便是紮堆野餐的普通老百姓。

似乎,漢人的清明節,納西的三多節,摩梭的轉山節,再更多一些民俗節日都是這樣的:挑一個好日子,趕著朝聖和祭祖的時候來一場戶外BBQ

同宗同源同個吃貨德行,這麼想,倒不由得會心一笑。

相比於路上,會場上身穿少數民族盛裝的男男女女可多了不少,也總算滿足了我想要拍人像的心思。

這其中,也有不是少數民族的。

一群永勝來的嬢嬢穿了晚清的漢族服飾,不管你認不認這是漢服,但顯然,他們就是漢族。

青色的麻布,在領口袖口處繡上細密的鳥語魚蟲,紮一條圍裙,紮一頂「帽子」。歲月這玩意,在這群嬢嬢身上留下了淺淺的痕跡。

突然有些後悔起來,我帶了漢服,又為什麼不穿上漢服。

相比於裡格動次打次的美食節,格姆女神山下顯然要更有意思一些。而看過路,那些穿著普通衣服的村婦齊齊跪拜女神山,又對著誦經的喇嘛磕頭時,嗯……這本就是一個簡單而不花哨的節日,簡單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