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藏在終南山,那些看似不起眼、卻大有來頭的寺廟!

終南山的那些絕美寺廟

文| 雨林

我們一直認為,西安最壯美的景色,

就是在大風晴雨過後,

南邊那一抹青黛之色的秦嶺。

這座雄奇偉岸的山脈,

千百年人發生著無數故事,令人神往。

羅馬,亦為”世界四大古都”,

世界天主教會中心,有七百多座教堂與修道院。

西安,是「佛教第二故鄉」

擁有漢傳佛教「四大譯場」

中國佛教八大宗派,六個起源於西安。

(《霧起終南山》,長圖請橫看

@韓秀峰 2018年6月9日清晨,攝於常寧宮)

逶迤壯麗的秦嶺,是華夏之源

終南山,孕育了長安城、唐詩和文化。

漢傳佛教,有三大祖庭位於終南山內外。

長安傳出的梵音,在天地之間傳遞。

一切時間,皆寧靜下來。

盛唐,之所以為盛唐,

正因其包羅萬象,方有文化的繁盛與多元。

在西安這片古老的土地上,

城因其建制而偉大,文因其融合而光芒。

(寫在法桐葉上的心經,作者@聶海峰)

也許,那些過於偉大的祖庭寺院

讓我們忽略了,遍布在終南山的絕美寺院

那麼,今天就讓我們重新發現

這些深藏終南山的寺院。

//古觀音禪寺//

也許就是在不經意間,我們對秋天落葉

竟然如此的「追捧」

這個擁有「李世民手植銀杏樹」的寺院

已從靜默無聞到廣為天下知。

就在最佳的觀賞期,

每天上千輛汽車湧入這個陌生村落,

穿越狹窄村道,和村民「畫地為牢」收費後,

方可一睹令人震撼的金黃之美。

(古觀音禪寺的千年銀杏樹,攝影@王守勛)

為何,我們因為一棵樹前來?

這種美,是我們對大自然由衷的敬意

禪院的寧靜與安詳,

是我們對躁動現實的一種渴望回歸。

(千年銀杏樹下的禪修,攝影@劉曉芳)

史料記載,古觀音禪寺建於唐貞觀年間,

山門、大殿、鐘鼓樓,雲水寮等一應俱全;

香火旺盛,直到文革

若非1998年隆興尼師遊方來此,

以年邁之軀四方募化,籌集善款發心復修,

今日,我們無法見其今日之貌。

其後,「觀音堂」改名為觀音禪寺,

建寮房、植庭院,日趨興盛。

(風吹禪音,攝影@聶海峰)

雖然,這座大部分新修建的建築。

但是,那種源自中華之美的建築群落,

古樸自然、寧靜安詳,

樹木在這裡自由生長和伸展。

來此禪寺,可聽梵音聲聲。

四季輪回,人生澄淨;

修身養性、寧靜致遠。

面對浮華和變化世界,或逃避、或順流而從之。

人生真正歸宿,永遠是我們的內心。

(千年銀杏樹下的青年,攝影@王守勛)

穿越古今,故事從未停止……

經年累月,眾人前往,古剎因此而鼎沸。

然萬千過往,樹猶如此,見天地日月。

一燈一樹,一竹一影

蘇東坡曾說:「寧可食無肉,不可居無竹「

佛法在人間,不壞世間法。

(古觀音禪寺的燈,攝影@聶海峰)

▶城記補充說明:

1、年年賞葉,朝朝不同。今秋最佳時節,十月中旬

2、千年銀杏,目前果實累累,清亮喜人,隨緣可得

//聖壽寺//

西安,是「佛教的第二故鄉」。

終南山,這座廣袤而寬廣的山脈,

涵養了一個世界的寧靜,流水相依;

它是無數人的心靈故鄉。

如同這幅終南雪落圖,

聖壽寺住持廣寬老和尚出山門掃雪:

世間風雲變化,我自一帚掃之。

人生,不是如此嗎?

(終南山雪落聖壽寺,攝影@何國雄)

聖壽寺,藏於南五台風景區

建於隋代(601-604年),距今一千四百餘年。

入寺門,可見幾棵千年的隋唐古槐。

這裡,茂林修竹、寂靜無聲。

深處茂林,沿山路而上,進入難尋

若非進入景區,難以接近

你會恍惚覺得,這裡何以像千年名剎

所以,深山老寺,香火只因有緣人而得。

(林蔭夾道訪聖壽寺,攝影@聶海峰)

聖壽寺隋塔,建於公元六〇四年

有種說法:大雁塔,是仿造聖壽寺塔而建。

內有樓梯可登,惜在文革中毀

塔四角有風鈴,山風吹過,叮當作響。

目前,已是全國文物保護單位。

(聖壽寺隋塔,攝影@求是的博客)

終南山南五台,是公認的「中國佛教聖地」

這裡,大大小小的寺院數十個,

據說,聖壽寺是「文革」保存最好的寺院

房後的標語,清晰可見!

同時,一九七二年「中日」兩國恢復邦交,

在印光大師舍利塔,日本贈送八十株落葉松,

經周恩來批示植於四周,已然成林。

這裡,你可看見一個時代。

(聖壽寺禪院,簡易程度讓人吃驚,攝影@聶海峰)

▶城記補充說明:

1、需購票入南五台景區,沿山路約兩公里,有指示牌。

2、這裡已非景區重點,需留意指示,否則會擦肩而過。

//百塔寺//

秦嶺,號稱七十二峪,峪峪有水

百塔寺,位於終南山天子峪口,視野遼闊

始建於公元281年,隋594年復建

隋、唐時期盛極一時,殿宇宏偉占地千畝

終南山下,擁有千年銀杏樹的寺院

除古觀音禪寺外,

還有這座歷史更為悠久的百塔寺。

(你看到的便是白塔寺全景,攝影@聶海峰)

這座曾經聲名赫赫的白塔寺,

如今,可能是西安「最小的寺院」:

幾個轉身,幾分鐘。

然而,這棵千年歷史的銀杏樹,

讓一切時間在此凝固。

慵懶的貓咪,形成一副極其忘我的世界

(貓咪在銀杏樹上睡覺,攝影@聶海峰)

資料得知,公元1862年(「同治回亂」期間),

終南山諸多寺院毀於戰火,百塔寺未能幸免。

終南山下,誕生有防禦功能的村落

故稱為「堡寨」(堡念 bǔ,有城牆的村鎮)

王弘度《遊百塔寺》詩雲:

「谷口逶迤百塔深,望中煙霧費招尋。

荒蕪蒙蔽千年跡,新碣又留一代新。」

▶城記補充說明: 沿天子峪前行, 村口即見。

//至相寺//

沿天子峪前行,山路蜿蜒,

北眺終南山北麓田園,隨後可達至相寺。

秦嶺七十二峪,峪峪皆有傳奇故事

天子峪,卻並不為眾人所知。

相傳唐李治出生於峪內,故名「天子峪」

(北望長安,攝影@聶海峰)

至相寺,隋文帝開皇初年由靜淵禪師始建

在隋唐時期極盛,高僧輩出。

清代稱國清禪寺,成為曹洞宗的道場。

華嚴宗,依《華嚴經》立名,故得名。

至相寺,佛教華嚴宗發祥地之一。

另一種說法,華嚴宗祖庭為少陵原畔的華嚴寺

(至相寺實景,攝影@聶海峰)

李世民,也曾多次詣寺敬香

寺內有遺碑銘曰:「終南正脈,結在其中」

從隋唐的鼎盛到「文革」中的被毀,

至相寺歷終千年風雨,亦飽嘗人間洗劫。

如今重建,方圓數十畝,終成今日之見

▶城記補充說明:

1、過白塔寺,沿天子峪山路前行數公里即到。

2、寺廟邊為村莊,路窄,駕車前行停車注意。

談起佛寺,要麼磕頭燃香,以順遂己想;

要麼,認為清淨不得染半點塵埃。

其實,山之光,水之聲,是天地萬物的禪意;

莊嚴肅穆,是煩擾世間的虔誠信仰。

「我願化身石橋,受五百年風吹,

五百年日曬,五百年雨淋,只求她從橋上經過」

是人之常情,是無法得到之愛……

西安,佛教的聖地,願梵音縈繞世間。

城記視頻,拍出最美的西安

©版權聲明:西安城記原創發布,若要轉載請註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