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西北偏北的寂靜之地,一場脫貧攻堅戰正在進行

中航集團將自身優勢與扶貧工作相結合

為蘇尼特右旗量身定制了

「西北偏北的寂靜之地」旅遊開發方案

蘇尼特右旗一家現代畜牧業龍頭企業的加工生產線。蘇尼特右旗大力培養和扶持農畜產品龍頭企業,帶動地方扶貧工作,促進農牧民增收。供圖/中航集團

中航助力蘇尼特右旗精準脫貧

本刊記者/楊智傑

本文首發於總第871期《中國新聞周刊》

北京距離內蒙古蘇尼特右旗500多公里,坐大巴需要花費近8個小時。除了在呼和浩特上大學,22歲的阿義斯第一次將近一年沒回家。大巴駛過蘇尼特右旗收費站後司機停車休息,阿義斯下車大口呼吸著空氣,這里夾雜著在北京聞不到的、專屬於草原的香氣。

阿義斯從小生活在蘇尼特右旗,除了氣味,她明顯體會到了家里和北京的另一個不同——蘇尼特右旗人少,格外安靜。站在室外,人一不說話,空氣就瞬間凝滯;10米開外有人走路,可以清楚聽到對方鞋子踩在柏油路上的聲音。

阿義斯小時候的一個喜好就是傍晚在草原上放羊,暮色降臨以後,除了能看到天上的星光,眼前的大地一片漆黑,她帶著妹妹好奇地左看右看,最後注意力集中在幾十米外亮燈的鄰居家。草原上太安靜了,即使隔了這麼遠,她們依然可以清楚地「偷聽」到鄰居家的尋常對話。

阿義斯是中航集團在蘇尼特右旗招聘的地服人員,在蘇尼特右旗政府組織的「脫貧攻堅戰決戰決勝情況通報會」上,她
分享了自己的工作經歷。供圖/中航集團

那時候,阿義斯不會想到,自己大學畢業後會從草原來到北京首都國際機場,成為中國國際航空公司的地面服務人員。從前在草原上幾乎見不到什麼人,現在,她每天在機場面對上萬的人流量。

10月份,阿義斯即將被公司派往香港培訓兩個月,這次回家是為了辦港澳通行證。談起即將到來的行程,阿義斯掩飾不住期待。而她生活的變化,得益於當地的扶貧工作。

西北偏北的寂靜之地

蘇尼特右旗位於內蒙古自治區中部,錫林郭勒盟的西部,旗的最北邊與蒙古國有18.15公里的國境線。這里地處荒漠、半荒漠草原,總面積2.23萬平方公里,由蒙、漢、回、滿等11個民族組成。

每年的6~9月,很多人會慕名來到內蒙古大草原,相較於呼倫貝爾、科爾沁、錫林郭勒盟大草原,蘇尼特右旗的草原名氣的確小了很多。不過,很多資深美食愛好者或許聽說過這個地方,因為這里出產肉層厚實緊湊、沒有膻味的蘇尼特羊肉。

這個地方肯定也引起不少軍事愛好者的注意。去年7月30日,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90周年閱兵在朱日和訓練基地舉行。這次大型閱兵的媒體全程直播,讓很多人記住了這個解放軍北部戰區的戰術訓練基地。神秘的朱日和基地,正是位於錫林郭勒盟蘇尼特右旗和烏蘭察布市四子王旗境內。

蘇尼特右旗也是內蒙古第一支烏蘭牧騎的誕生地。烏蘭牧騎,蒙語原意是「紅色的嫩芽」。從1957年創立之初,烏蘭牧騎便是一個極富草原特色的文藝團隊,隊員多來自草原人家,每個人一專多能,用唱歌、跳舞、拉馬頭琴伴奏等形式組合,自編自演文藝節目。內蒙古很多地方都有烏蘭牧騎,但蘇尼特右旗烏蘭牧騎在全國最為出名,很多國家主管人都觀看過他們的演出。

這些都是外界了解蘇尼特右旗的一個側面,但它還有另一個面——國家扶貧開發重點旗。根據2012年國務院扶貧開發主管小組辦公室發布的《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名單》,全國有592個貧困縣,內蒙古自治區有31個旗(即相當於縣)上榜,蘇尼特右旗就是其中之一。

《錫林郭勒盟2017年脫貧攻堅實施方案》里就提到,當地脫貧攻堅任務主要集中在蘇尼特右旗、太仆寺旗、正鑲白旗3個國貧縣。三地還有3583人的住房需要改建或加固,5991人需解決安全飲水問題,837人需解決生活用電問題,2202人需解決通廣播電視問題。

蘇尼特右旗之所以成為當地三個國貧縣之一,和自然條件有一定的關係。呼倫貝爾草原是溫帶大陸性氣候,地跨森林草原、草甸草原和乾旱草原三個地帶。與具有「天然草場」之稱的呼倫貝爾草原相比,蘇尼特右旗地處荒漠半荒漠草原,屬於乾旱大陸性氣候,年降水量170~190毫米,地表水貧乏,地下水資源分布不均而且埋藏較深。

另外,蘇尼特右旗牧民居住密度極低,在當地牧區找鄰居,要開很久的摩托車才能到對方家。據蘇尼特右旗旗委書記布仁介紹,牧區每平方公里不足4人。這就造成了雖然都是貧困縣,但牧區的情況和農區有很大差別。

與農區相比,牧區的貧困人口少,貧困程度也不高,但因為地廣人稀,在基礎設施建設、公共服務建設上面需要投入更多。布仁解釋說,牧區十幾公里就一兩戶人家,要通電很難。還有牧民的飲水問題,由於這里地下水資源非常匱乏,很多地方都是無水草場,需要遠距離運水,短時間內解決飲水問題也不現實。

2014年,為加快貧困群眾脫貧致富,中共中央辦公廳和國務院辦公廳聯合印發《關於創新機制紮實推進農村扶貧開發工作的意見》,其中提到建立精準扶貧工作機制。首先是制定統一的扶貧對象識別辦法,即各地區對每個貧困村、貧困戶建檔立卡,建設全國扶貧信息網路系統。

阿義斯一家就是建檔立卡貧困戶。在牧區長大的她記得,過去家里不通電,每家都在屋子外面立一個風力發電機來儲備,只在吃飯或必要的時候才開燈。但是也常會碰到因為等不到風,家里連續幾天沒有電的情況。

據2014年摸底統計,蘇尼特右旗共有建檔立卡貧困人口2072戶、5225人。在各級黨委政府與中國航空集團公司(以下簡稱「中航集團」)等企業的重點幫扶下,蘇尼特右旗確定了「五路一線」發展思路,脫貧工作取得明顯效果。截至2017年,蘇尼特右旗累計脫貧1435戶、3579人,現有貧困人口637戶、1646人。

布仁表示,目前,蘇尼特右旗正進入脫貧攻堅戰的決勝階段,到2018年年底該地要完成脫貧摘帽。

中航助力

阿義斯生活的改變正和當地脫貧工作相關。2012年11月13日,國務院扶貧辦、中組部等8部門聯合印發《關於做好新一輪中央、國家機關和有關單位定點扶貧工作的通知》,要求中央、國家機關和有關單位主動參與新一輪定點扶貧工作,其中,定點幫扶蘇尼特右旗的是中航集團。

根據當地實際情況,並結合過去自身開展定點扶貧工作的經驗,中航集團制定下發了《關於集團定點扶貧「8+2」重點項目的推進方案》 (簡稱「8+2」),從直接幫扶、開發式幫扶、智力幫扶三個方向發力,推進扶貧工作紮實、有序開展。

所謂「8+2」,「8」是包括了直接資金幫扶、結對志願幫扶、特色產品開發、員工自用採購、特色旅遊合作、品牌宣傳推廣、幹部交流培訓、人員專項招聘在內的8個重點項目,「2」則是爭取政策支持、協作單位幫扶2項長期合作項目。

2016年,學習旅遊管理的阿義斯大學畢業後,留在呼和浩特的一家酒店做前台服務。去年10月份,她在微信上收到父母轉PO的中航集團招聘會通知,覺得自己各方面條件都比較合適,便報了名,回到蘇尼特右旗準備考試。

實際上,這就是中航集團8個重點項目之一的人員專項招聘。中航集團以國航為主體,在幫扶蘇尼特右旗時,結合自身特點面向所有建檔立卡貧困戶招聘地面服務人員與空乘。他們通過當地人力資源與社會保障局、勞力就業服務局的微信平台,發布到各蘇木(蘇木,來自蒙古語,是一種高於村級的行政區劃單位)和鎮上的就業扶貧群、第一書記群,通過逐一打電話和部分實地走訪的形式,通知到每一位貧困戶。

招聘考試共分為4項,即筆試、面試、心理測評考核和分組談話,7個工作日後公布錄取結果。阿義斯記得當時有30多個人報名參加了應聘,最終4個人成為了中航集團的員工。

9月19日,蘇尼特右旗政府召開「脫貧攻堅戰決戰決勝情況通報會」,阿義斯作為代表上台發言。她身穿國航工作服,在台上自然流暢地講出自己的感受。她對《中國新聞周刊》說,如果在一年前,她肯定不會像現在這樣,面對台下這麼多人仍然可以淡定地演講。在國航工作的近一年時間里,作為地服,她每天都需要和旅客打交道,此外作為從蘇尼特右旗專項招聘的員工,還經常會有當眾發言的機會,這些都在潛移默化中改變了她。

改變的不僅僅是阿義斯。「我們旗的扶貧工作這些年一直在進行,中航集團作為蘇尼特右旗的幫扶定點單位,把自身優勢和扶貧工作結合,助推了扶貧攻堅。他們的主要影響是對我們理念的改變。他們把中航集團優勢的資源、國際化的視野融入到扶貧工作中來,那這個地方的觀念和思想就變化了。」布仁對《中國新聞周刊》介紹。

中航集團目前有420條航線,超過1億人次旅客,5000萬常旅客會員,在扶貧中更像是連接貧困地區和外界的橋梁。中航集團利用航線網路資源,把自己的旅客資源轉變為當地的旅遊資源,為蘇尼特右旗量身定制的「西北偏北的寂靜之地」旅遊開發方案,自今年7月實施起,短短一個多月的時間,已吸引了426名團隊旅客。

蘇尼特右旗的景色並非不如別的草原吸引人,但因為有軍事基地在此,過去,外來遊客無法在這里的鄉村道路和牧戶體驗店使用導航,客觀上影響了當地旅遊業的發展。今年7月,中航集團牽線「百度地圖」來對蘇尼特右旗的牧戶體驗點、景區等點位旅遊資源和鄉村道路信息資源進行了采集更新,為當地確定了特色景點景區等共59個旅遊資源信息點和關聯的鄉村道路路線信息。

布仁還提到,中航集團的媒介平台可以把蘇尼特右旗更好地宣傳出去,這有助於當地特產品牌的建立,未來提升市場效益,也有助於當地招商引資。

此外,中航集團通過集團員工內部采買和航空食品配餐資源采買,近兩年已從當地採購牛羊肉價值3500餘萬元。同時,利用機上媒體、營業網點、微信公眾號,多平台、多管道對蘇尼特羊、烏蘭牧騎等當地特色進行免費推廣宣傳。中航集團還邀請蘇尼特右旗烏蘭牧騎表演隊,參加星空聯盟成立20周年暨國航入盟10周年慶典,給他們提供了一個國際舞台。對此,布仁說,「以前的推廣管道,是找經銷商或者在互聯網上宣傳。現在我們又增加了一個新的管道,中航集團所提供的推廣,可能比常規管道更加有效。」

值班編輯:萬霽萱

推薦閱讀

媽,奶茶真的沒有毒

奇葩!辦公室裝門禁,你是縣長,你怕誰?

年入10萬的年輕人,終於被新中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