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圈消失30年,他拍出絕美中國,讓魔鬼城驚艷了全世界!

本文轉載自:藝非凡(id:efifan)

把腳步留給舊夢想,

把眼睛留給好風光。

大美新疆

雄渾的金光,

喚醒了天山暮雪的清晨。

早起的牧人,

驅趕著千軍萬馬,

蹚過一片蒼茫。

八音溝大峽谷,

在日光的掩映下,

變換著綺麗的色彩。

種種世間罕見的美景,

組成了一個我們熟悉的名字:

中國新疆。

侖山·日出

拍下這些絕美風景的人,

是一位攝影師:居建新

攝影:衛冬梅

起初他只是一位邊疆過客,

但是把西部風光收入鏡頭那一刻,

便再也無法移開目光:

「這麼美麗的風光,

如果不把它留下來,實在可惜」

電閃雷鳴間,

巋然不倒的胡楊。

山煙繚繞中,

宛如仙境的喀納斯湖。

狂風呼嘯後,

肅殺死寂的烏爾禾。

為了讓更多人看到,

新疆有如此風光,

中國有如此大美,

居建新深入無人之地整整30年,

為新疆拍出了權威認證的

「最美森林」「最美雅丹」,

讓魔鬼城從一個可怕的荒城,

變成了旅者心中的聖地。

1976年,21歲的居建新

還是鑽井公司一個小小的宣傳員。

稀裡糊塗被單位推薦到

「七・二一」工農兵大學開辦的新聞班,

又稀裡糊塗學了一個禮拜攝影。

70年代的中國,相機還是個稀罕玩意兒,

帶著剛學成的新鮮勁兒,

居建新和4、5個同學湊錢買了膠卷,

拍起了「紀念照」。

竟拍得十分有美感,喜悅和成就感

讓居建新徹底愛上了攝影。

鑽井公司少不了野外作戰,

居建新便帶著公司發的相機,

一路走一路拍。

本來是讓他拍工人艱苦工作的,

他卻忍不住偷拍起了風景。

有一次坐著車去夏子街,

途經烏倫古河時

他只看了一眼就被迷住了,

當即和司機說好3天後來接,

就這樣癡癡地在河邊住了幾天,

不停著拍攝不同時間的河流。

這秀麗河山、大漠奇觀,

衝擊著他尚且年輕躁動的心,

他暗自決定:

把大自然作為一生的眷戀。

都說「攝影窮三代、單反毀一生」,

居建新沒有因此放棄攝影,

反而選擇丟下金飯碗,

辭職下海做生意,

來補貼攝影昂貴的用度。

那一輩沒有什麼富二代,

只有為了夢想拿命去拼的人。

光有熱愛、有器材還不夠,

他必須克服旅途中的種種危險,

誰讓他愛上的,

是令人望而生畏的邊疆,

還有本地人都不敢靠近的

魔鬼城烏爾禾

第一次來到魔鬼城,

是1982年。

鑽井公司在風城打了第一口井,

居建新等出油等得百無聊賴,

索性了卻心願,

搭車到了心心念念的烏爾禾。

這片土地沒有讓他失望,

雄渾的地貌和廣袤的沙丘,

伴隨著尖叫般的風聲,

就像有一雙惡魔的巨手,

把玩捏造了一個曠世絕奇的死地。

這哪裡是沙丘?

這是大自然雕琢了千萬年,

一次次反復構思打造的藝術品!

居建新的心被眼前的奇景

深深地震撼了。

他控制不住自己的腳步,

一而再再而三地來拍,

就是拍不夠!

有井隊運輸材料路過的車、

商隊送貨的車、甚至拉煤的車,

他都迫不及待地跳上去搭一段。

回來沒車了,就徒步走幾個小時,

一回想起大漠孤寂的落日,

肆虐的風沙,他就覺得喜歡,

身體的苦行也拋諸腦後。

為了拍不同時期的魔鬼城,

居建新一年要去好多次,

一去就是一個禮拜。

有一次水沒帶夠,

在陽光直射的高溫腹地,

他真實地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

他愛的這片灼熱的大地,

炙烤著他脫水中暑的身軀,

他唯一的一絲僥幸卻是:

能死在這片深愛的土地上,似乎也不錯。

好在烏爾禾也捨不得失去他,

最後他鬼使神差地被過路人救起。

從此以後他更癡迷地追逐西部美景,

用鏡頭捕捉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定格廣漠邊疆的造物神奇。

他拍山間的清麗河水,

層次分明地倒映著深深淺淺的綠,

像是巨人用油畫筆塗抹般勻稱。

他拍阿克蘇的大峽谷,

著一身金光做衣裳。

巍巍高山千萬年巋然的雄奇,

讓人從心底升起一股崇敬,

不住地仰首凝望。

他拍無垠草原上的胡楊,

在惡劣環境裡堅韌求生。

生而三千年不死,

死而三千年不倒,

倒而三千年不朽。

這份激昂感天動地,

是詩人歌頌了千百年的傲骨,

沖破歲月無情的打磨,

穿過鏡頭來到我們眼前。

拍著拍著,獎項自然找上了他。

早在1997年,

就拿下了美國職業攝影優秀獎。

2000年,靠《西部風光》系列作品,

獲得了柯達十傑攝影師稱號;

2002年,《夕照秋野》榮獲

中國優秀攝影作品獎,

2006年,《雲嶺雪山》成為了

商務部國禮《中國》的一部分……

業內人窮盡畢生追求的榮耀,

不過是他眾多榮譽中的冰山一角。

居建新並不在乎這些虛名,

只要是喜歡攝影,

就算是某街道辦請他主講

一個小小的初級入門講座,

他都欣然前往。

居建新所做的一切,

只為讓更多人看到

我們的大美新疆、絕美中國。

2005年《中國國家地理》組織全國

34家媒體共同舉辦

「中國最美的地方」評選。

居建新遞交了一批魔鬼城的攝影作品。

評委被作品中的美景震驚了,

如此瑰麗神奇的土地,

當然稱得上「中國最美」!

只是獎項中根本沒有對應的地貌,

但是他們絕不允許這般美景落選,

緊急補充了「最美雅丹」選項。

最終魔鬼城榮獲「中國最美的雅丹」稱號!

居建新憑一己之力,

讓天山雪嶺,

拿下了「中國最美的十大森林」

第一名!

稀薄的山崖暈染著純粹的綠,

與層層疊疊的雪峰交相輝映。

秋季便褪成一點紅。

天山四季變換的不同美景,

都同樣打動人心。

還讓塔克拉瑪幹沙漠拿下了

「中國最美的五大沙漠」第二名。

雪後的沙漠是冰與火的二重奏,

駝鈴聲聲讓人夢回遙遠的漢唐,

一段土地千年的歷史,

就這樣被凝固在一個瞬間,

一個枯城驚心的美貌,

就這樣被一個鏡頭挖掘。

我們永遠無法體會,

拍下這些美景需要經歷的艱險。

最美的景色,

永遠在最嚴酷的環境裡。

博爾塔拉蒙古自治州·賽裡木湖

居建新用腳步丈量著中國,

走過夜深露重的寒夜,

走過乾旱死寂的沙漠,

走過猛獸出沒的山崖,

走過寸草不生的冰川。

獨山子大峽谷

他的心裡有詩,

鼓舞著自己走過險阻艱難:

既然喜歡月亮,

就不要怕一片漆黑 ,

既然喜歡太陽,

就不要怕自己被燒毀!

獨山子泥火山

愛到深處,就不僅想安利,

還想保護了。

拍了十多年胡楊後,

有一次居建新帶著影友,

來到百口泉西邊的戈壁灘,

他駕輕就熟地介紹著每一株胡楊,

像介紹自己的老友。

卻突然發現,最喜歡的那棵「明星樹」

四周都是被撕下的樹皮,

樹幹還有紅褐色的傷痕。

他痛心極了,一定是有遊客爬樹!

他立刻決定成立「地球之友」俱樂部,

宣傳環保觀念,

身體力行地保護這些美景

每次講座授課、舉辦影展,

都不忘發起倡議,

宣揚「地球之友」的環保理念。

現在,全國各地愛旅遊攝影的人,

都支持著他,踐行著環保旅遊。

攝影有著魔力,

能讓偌大世界一個生僻角落,

變成旅者心中的聖地。

我們看到的不僅是照片,

更是未被人發現的絕美邊疆,

是中國壯麗了千年的山河。

人們追逐希臘的海、

普羅旺斯的花、

布拉格的燈火,

卻沒看到遼闊的中國大地,

也藏著足以讓全世界驚艷的美。

把腳步留給舊夢想,

把眼睛留給好風光,

就讓我們暫別浮躁、遠離喧囂,

享受大自然最純粹的美。

全部圖片均為居建新攝影作品

參考資料:克拉瑪依日報

《居建新:用鏡頭提升城市形象》

中國論文網

《居建新,讓心靈的快門在日月中穿行》

– END –

如需轉載,請與原作者獲取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