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這個懸崖邊的藏族小村,至今還存在一妻多夫的奇特風俗!

一妻多夫制度是西藏傳統的風俗,目前在西藏昌都和丁青一帶還存在這種現象。之所以會出現這種婚姻制度,主要跟藏區部分地區的生存環境惡劣、生產力低下有關。

01

尼巴村,一妻多夫家庭中的「女神」們

西藏昌都八宿縣林卡鄉尼巴村距離這個世界並不遙遠,就在318國道旁邊的大山裡。當每年近十萬人次的騎行者入藏,只要朝318國道旁的一個岔路口望一眼,就可以看到那條通往桑吉卓瑪家、通往那古老的一妻多夫生活的崎嶇山路。

但是泥石流、塌方以及山洪和萬丈懸崖——即使騎馬也需要三天多,騎摩托車是有生命危險的,越野車司機技術不好,也開不進去,所以,進到尼巴村或者從尼巴村出來,時值今日,仍令人望而怯步。

如此,似乎遙不可及的尼巴村,在大山深處,生存更為艱難。這裡山體地貌多為頑石沙礫,世代累積開墾出來的土地不過人均半畝,每年不知那一塊還會被山洪沖走;貧窮長期鉗制著每一戶人家。

一個家裡,如果三個兄弟,每人娶一個妻子,三個妻子一年半中將會相繼生下三個孩子,如此遞增,三個一年半後,家裡就會陸續增加至少九個人!可家中沒有那麼多耕地,一家大小依靠什麼活下去!

此外,三個兄弟假如一人娶一門親,家,就得分成三份,本就沒有家產可分的的家怎麼瓜分才好?

分家後的三個新家只會陷入更為深重的貧困。而大山深處,野生動物經常出沒,加上泥石流、山體塌方等自然災害,無論是上山伐木、采挖藥材或者蓋房子和出外尋找活路,都需要男人們團結合作。

如果三個兄弟各娶一妻,各自為營拖兒帶女必將勢單力薄,無法生存……

於是,一妻多夫的家庭模式在這大山深處的尼巴村應運而生。女人,一個女人,成為團結及整合全家的核心及紐帶。

桑吉卓瑪,就是尼巴村裡一妻多夫家庭中的那個「女神」。22歲的桑吉卓瑪現在已是四個孩子的母親。

現在,桑吉卓瑪生的四個孩子的父親分別是誰呢?

但在這裡,孩子的父親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只有父 大家齊心協力,共同承擔,才能將孩子們撫養大。

家裡的幾畝地,平常都交給桑吉卓瑪來照料,春耕和秋收時,男人們才來幫忙。這天,桑吉卓瑪的這位丈夫下地來了:

這位是長兄,四個兄弟裡看到最多的,是他和桑吉卓瑪在一起勞力。

桑吉卓瑪最愛的是哪一個呢?

那天去他們家拍照,在家的三兄弟都熱情而親近地叫桑吉卓瑪一起來合影。桑吉卓瑪背上背著一個孩子,一手牽一個孩子,躲在牲口棚下地羞怯地搖頭,臉上浮現出少女般的紅暈,但記得,單獨遇見她為她拍照時,桑吉卓瑪並不躲藏,落落大方,難道——

當然,我明白,在一妻多夫的大家庭中,女人不可以偏頗感情獨獨鍾情於哪一位夫君。為了兄弟們的和睦,家庭的發展,女人必需犧牲文人墨客們津津樂道的「愛情」。

在尼巴村,一個女人,一個賢妻良母的品格另有衡量的標準。比如桑吉卓瑪,看,她家四位丈夫齊心協力新蓋的房子,算是村裡最好的「樓房了」。他們四兄弟從不爭吵,尊老愛幼,為了共同的家庭努力奮鬥。這都是桑吉卓瑪的功勞。

但在這樣的家庭結構中,雖然桑吉卓瑪的存在至關重要猶如家中的女神,但所謂的「女神」,並不能高高在上,從出嫁的那天起,她每天都要起早摸黑地割草、照料家畜、種地、帶孩子及照顧全家十三口人——甚至剛生完孩子的第二天,她就得像尼巴村祖祖輩輩的婦女一樣從床上爬起來背著嬰兒下地幹活。

一妻多夫賦予了尼巴婦女不可推卸的責任和使命。除了繁衍後代,婦女必需犧牲小我,成全大家。所以,尼巴村的婦女,桑吉卓瑪,不愧為最勤勞勇敢,最具胸懷的康巴女人。

但在為桑吉卓瑪而讚嘆時,我又怎能忘記自己看到的她們,她們被繁重的勞力壓彎的腰,久病得不到治療和修養的身體以及因單調的飲食缺乏營養,不到五十歲就開始脫落的牙齒。

(這是尼巴村又一位生活在一妻多夫家庭裡的婦女次仁日宗)

一妻多夫,源於尼巴山村艱難生存的需要,是貧困生活下的一種選擇,尼巴婦女們,為此一生默默奉獻,早早凋謝了花容。

02

為何西藏至今仍有一妻多夫的風俗?

在西藏有句俗語:「一家分開,乞丐一堆。」講的就是一妻多夫的好處,雖然大陸法律規定是一夫一妻制,但在實行區域自治的西藏自治區對此擁有「變通條例」,凡是之前行成的這種關係,只要不對方不主動提出離婚,準予維持。

第一:一妻多夫如何夫妻同房?

根據當地的一些資料記載,解決這種尷尬的辦法,最初是在門口放一個信物,妻子看到是哪個丈夫的信物就自然回避了其它丈夫。但我們到實地走訪後發現,其實根本就不用這麼麻煩,因為大家在一起生活時間長了,每個人之間都形成了一種默契,有時候一個眼神或一個動作就會讓對方知曉。

第二:一妻多夫孩子如何叫爸爸?

不同的地方叫法不一樣,比如在芒康孩子一般會叫年齡最大的丈夫爸爸,然後依次叫二叔和三叔。但是在丁青一帶都是一視同仁,孩子們都會統一叫爸爸,所以很多時候也分不清誰是孩子的爸爸。

第三:在家庭中都怎麼勞力分工?

妻子在家庭中的地位,有人說較高,有人說較低,但做的工作大部分都是家務。丈夫的分工也大致相同,比如在芒康縣嘎妥鎮的土登央培家,妻子做家務,大兒子主要做生意,二兒子主要幹農活,三兒子搞長、短途運輸。

結束語

呂思勉在《中國通史》裡提到,「人類的婚姻,是以全無禁例始,逐漸發生加繁其禁例,即縮小其通婚的範圍,而成為今日的形態(一夫一妻)的」。一妻多夫說到底還是經濟和文化落後的結果,也是西藏一些地區仍是落後的明證。隨著經濟的發展,教育的普及,這種婚姻形式也將作為向一夫一妻制的過渡,而最終走向湮滅。

行者:白瑪娜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