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香保:塔裡木原始胡楊林守護者 曾騎毛驢巡護一個月穿壞三雙鞋

在胡楊林公園,王香保陷入了沉思。

新疆晨報訊(文/圖 記者 張冬梅 通訊員祁峰 林海)胡楊,將秋天默默染成了金色。大漠、藍天、胡楊……望著眼前的胡楊林,遊客們驚嘆它的壯美,而對於王香保來說,這不止是美景,每一棵胡楊樹都是他熟悉的朋友。

胡楊是第三世紀殘餘的古老樹種,世界上的胡楊絕大部分生長在中國,而中國90%以上的胡楊又生長在新疆塔裡木河流域。由於它頑強的生命力,以及超強的抗乾旱、禦風沙、耐鹽鹼的能力,人們又叫它「沙漠英雄樹」。輪台43.6萬畝的天然胡楊林集塔裡木河自然景觀、胡楊景觀、沙漠景觀為一體,是新疆觀賞胡楊的最佳地之一。

「看著越來越多的遊客來這裡賞胡楊,我心裡說不出的高興和自豪。」11月3日,在距離輪台縣城80公里的輪台縣解放渠管護站,王香保看著胡楊對記者說。

王香保,58歲,是輪台縣的一名護林員,工作34年一直和胡楊打交道,其中有18年與胡楊「親密接觸」日日守護,被當地稱為胡楊林「活地圖」。

​一到管護站就自然進入工作狀態

王香保給新的護林員傳授知識,通過觀察胡楊葉子的變化,及時發現胡楊是否出現病蟲害。

管護站「身處」胡楊林中,幾間磚混房屋。周圍是高大粗壯的胡楊,姿態萬千,或彎曲倒伏、或仰天長嘯、或靜默無語、或豪氣萬丈。

王香保在管護站常駐18年,吃住都在這裡。出了管護站的門,王香保很自然地進入工作狀態,開始四處查看。大到胡楊林的環境有沒有異常,小到胡楊的葉子是否出現卷曲等現象。

「如果胡楊葉子出現了卷曲,那就說明有病蟲害了,我們要立即匯報給管護站,然後再上報縣林業局。」王香保說,如果胡楊生病了,林業局會及時請專家來看,並進行處理。

記者發現,同樣是胡楊,但是它們的葉子的形狀卻有長有圓。王香保笑著說:「胡楊小的時候,葉子都是長形的,等它們長到三、四米高的時候,葉子就開始變圓了。」他摸著旁邊的一棵小胡楊說,別看它只有幾十公分高,但是在地下的根須卻有兩三米長呢。「它們小的時候光長根不長個,積蓄了充足的能量後才能茁壯成長,所以才會有「活三千年不死,死三千年不倒,倒三千年不朽」的說法。」

王香保皮膚黝黑,話不多,語速也很慢。但是只要提到胡楊林,他的話匣子就打開了。

他說,這個管護站就是他的家,而胡楊林則是他一生最好的朋友。

當年騎著毛驢巡護一個月穿壞三雙鞋

王香保觀察胡楊葉子的變化,看胡楊是否出現病蟲害。

與胡楊結緣,還要從上世紀80年代說起。1981年,自治區林業廳林科院林科所在輪台縣胡楊林保護區設立了胡楊林研究基地,三年後輪台縣成立胡楊林管護站,王香保那年24歲,生活在該縣原草湖鄉解放渠村的他在管護站做了一名臨時護林員,成為第一代胡楊林護林員,月薪水60多元。

「我的文化程度不高,當時能有一份這樣的工作,我特別自豪,而且我從小就在胡楊林邊長大,也感覺和它們很親近。」王香保說。

由王香保負責管護的林區總面積超過100萬畝,這其中包括胡楊林,也包括紅柳林等。他的工作是對胡楊林進行巡視、監督、管護,看有沒有人砍伐胡楊,有沒有火災隱患,有沒有羊群啃食胡楊等。

那時候,王香保帶著足夠的馕和水,騎著一頭小毛驢開始了巡護工作,一般巡護一次林區最少需要7天,稍有情況就得十天半個月,回來休整一下再出發巡視另一個區域,而完全巡護一遍需要近一個月的時間。

「一望無際的胡楊林,幾天見不到一個人,我也著急得很,有時候我就騎在毛驢上,邊走邊對著胡楊說話,想說啥就說點啥。」王香保說,實在沉悶極了,就放開嗓子吼幾聲,吼完心裡也舒服多了。

他說,自從和胡楊林朝夕相處以後,才覺得胡楊是自己最好、最親近的朋友,無論何時它們都會靜靜地聽自己囉嗦。

白天雖然枯燥但還好過,夜裡的胡楊林溫差大,特別冷,還有野獸出沒,所以夜幕降臨之前,他盡量找一個安全的落腳之處,有時是廢棄的房屋,有時是牧民搭建的羊圈。運氣好的時候,會遇到臨時落腳的牧民,「能見到人,我會激動得一晚上都睡不著覺。牧民淳樸得很,他們看到我也很高興,我們一起吃肉聊天。」

那時候,在管護站待一個月,僅巡林王香保就能穿壞3雙軍用膠鞋,這期間食物以及生活必需品也就吃得用得差不多了,就得回縣城購買補給。

1985年,王香保結婚了,婚後,他把妻子張少平也接到了管護站。一年後,王香保的兒子王軍出生了。

「她剛來的時候天天哭鼻子,我只能哄她。」王香保說。

對此,今年54歲的張少平笑著說,當初聽介紹人說王香保是拿薪水的人,見面也覺得人不錯,就同意了這門婚事,到了胡楊林才知道丈夫的工作。「一來肯定不適應啊,後來有了孩子也就慢慢習慣了。」

王香保說,後來,他和妻子在管護站前的空地上種上蔬菜,不僅可以自家吃,每次外出時除了帶馕、水等必備用品以外,還會馱著自家種的胡蘿蔔、洋蔥、土豆、豇豆等蔬菜送給牧民。王香保和牧民建立起深厚的友誼,有的牧民還幫王香保義務護林。

遇野豬僥幸逃生遇洪水屋頂上待一周

1992年11月初,一個牧羊人告訴王香保說有人在塔裡木河炸魚。王香保一聽騎上自行車就往塔河方向趕,在半路上的沙棗林中,卻碰上了一群野豬。

「我發現它們的時候,它們就離我30米遠,大概四五十頭,正齊刷刷地盯著我。」王香保說,自己當時蒙了,躲是躲不開了,只得硬著頭皮蹬著自行車繼續前行。繞著野豬走出200米後,他回頭看野豬沒有追過來,嚇得摔倒在地半天爬不起來。

回憶起過去,王香保的語速加快。他說,在管護站,天氣惡劣、人跡罕至還不是最要命的,最怕的是遇到洪水。

1998年,胡楊林發洪水,那時候王香保的妻子為了照顧孩子上學,已經離開了管護站。當時,王香保一個人在管護站準備吃午飯,遠遠就聽見嘩啦啦的水聲,出門一看,洪水就快到家門口了,他趕緊用鐵鍬在門口築了一道小水壩,但轉眼間水壩就被沖毀了,還好他反應快,將米、面、鍋、碗、鋪蓋卷都搬上了屋頂,隨後自己也爬上了屋頂。在屋頂上避洪水,待了7天。最終,救援人員划船前來救了他。

王香保說,看到救援人員的那一刻,他的眼淚止不住地流。原來,當時由於通信落後,縣林業局根本不知道管護站發洪水了,一周後得知消息立即趕來營救。

王香保感慨地說:「1998年,全縣只有12名護林員,管護站沒有電,沒有電視,也沒有通信工具,條件特別艱苦。」

說起王香保,輪台縣林業局黨組副書記、局長買合木提·庫爾班很感慨,「他可是我們輪台胡楊林的‘活地圖’」。他說,王香保在輪台縣林業局保持多項紀錄:一個人管護百萬餘畝林地,在基層林管站工作時間最久,唯一把家安在管護站的職工等。「他多年默默無聞地守護,為保護胡楊林作了貢獻,大家都非常尊敬他。」

護林條件越來越好 小毛驢「變」成小汽車

「現在的護林條件,是越來越好了。」王香保說,起初自己是騎著小毛驢巡林,後來縣林業局給配發了一輛自行車巡林,2004年輪台縣林業局給護林員配發了摩托車,後來還開著車巡林,進行林間巡視的效率也提高了很多。現在,有些管護站還裝了護林監控,周邊10-15公里的胡楊林情況都能進行監控,進一步加大了護林力度。

不僅如此,護林人員也由當初王香保一人,在2002年起逐步增加至19個胡楊管護站、200多名護林員。

也是從當年起,作為胡楊林「活地圖」的他,工作性質也發生了一些變化,他成為了他們的老師,每天要到不同的管護站,帶著新護林人員深入林區,傳授他們巡護的知識和經驗。

「2006年我成為一名護林員,工作不久就聽說了王師傅的很多故事,工作中遇到不懂的,就請教他,他是我們每一個人的老師。」解放渠管護站站長帕爾哈提·麥麥提說。

有一件事情,讓36歲的帕爾哈提·麥麥提一直記憶猶新。那是2016年春天,當時帕爾哈提·麥麥提已經是輪台縣老草湖管護站站長。這一天,他們去沙漠裡巡林,下午沙塵暴來襲,黃沙漫天,行駛的車輛找不到回管護站的路了。

「當時,大家已經分不清楚東南西北了,王師傅觀察了一下周圍紅柳生長的情況,憑著記憶,帶著我們找到了通往管護站的路。」帕爾哈提·麥麥提說,幸好有王師傅這個「活地圖」在。

「在林子裡待了這麼多年,我已經習慣了和它們相處,就像家人一樣熟悉了。」 王香保笑著說,還有兩年就要退休了,以後也會經常帶著小孫子到胡楊林轉轉,給他講自己當護林員時的故事。

(未經授權 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