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臥虎藏龍》地木坑竹海,如今怎麼還有女俠修煉?

木坑竹海又稱皖南大竹海,是連接黃山與宏村的旅遊休閒景區。獲國際金獎的攝影作品《翠竹堆青》和獲奧斯卡獎的華語巨片《臥虎藏龍》,都曾在此取景。

漫山遍野的竹子,很難找到另外一種樹木。永恒的綠,只在入口就被美景吸引的走不動了。這裡要爬一段山,還是需要點體力的。爬到山頂可以看到不少徽派村落隱沒在青山綠水中。

木坑竹海果然不負滴翠谷的美名,縱深約6公里,四面環竹,鬱鬱蔥蔥,形如金鬥,聚財不漏,風水甚佳。遊人不多,一路走著只聽到風吹竹林沙沙聲和充滿活力的鳥兒鳴啼聲。

對於一個適合戶外徒步的風景區而言,木坑竹海無疑是個好去處。身處一片片繁盛的竹林中,去享受那種回歸大自然的寧靜,讓竹子身上的靈氣拂去塵世的煩惱,憂愁。

竹海簡直是一個被受冷落的委屈孩子。許多人經過時,只是淡淡地掃了一眼,甚至一瞥之後,也全不在意,而一路上的風景比任何一個景點又美上幾分。

負離子選肺,好山水養身,這裡是旅遊觀光、休閒養生的絕佳去處。

古人至愛詠竹,如清代畫家鄭板橋寫的詩句,「一節復一節,千枝攢萬葉。我自不開花,免撩風與蝶。」讚美了竹子樸實無華,清淡高雅的氣質。如《竹石》這首詩,「咬定青山不放鬆,立根原在坡巖中。千磨萬擊還堅勁,任爾東西南北風。」把竹子堅忍不拔,頑強向上的品質描繪的淋漓盡致。竹,自古讓許多文人墨客喜愛,頌揚。竹子不畏嚴寒酷暑,不因四季更替變換容顏。她甘於寂寞而不孤獨,她獨樹一幟而不盛氣凌人。她剛強不屈而又婀娜多姿。總之,竹就是如此的靜美淡雅,從不嘩眾取寵,讓世人為之傾慕。

千萬別小看這竹海,或許海拔不高,但每一米都需要用雙腳去丈量,不像黃山,有纜車,有公車。石階窄而長,一眼望去,令人心怯。所以一路停停走走,心中不停告訴自己,這是你最喜歡的竹子,這是你最愛的竹林深處有人家。

爬了堪比黃山百步雲梯的竹林台階,走進竹海深處的時候,這才發覺電影裡的場景與眼前所看到的簡直是一模一樣,甚至是更美。

金庸筆下這樣形容俠女:她全身長衣飄飄,長髮披肩,頭上束了一條紅絲帶,白雪一映,更是燦然生光,全身裝束猶如仙女一般。

臥虎藏龍在這裡拍確實有他的道理,成片的竹林確實很美,只可惜身在竹海中有種不知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的感覺。

獨身走在幽幽小徑,眼前一片翠綠,翠綠的山,翠綠的竹,野花肆意的盛放著,沒有塵囂的污染,花朵的顏色是如此的純淨,如果你是清晨來此,想必山上定是雲霧繚繞,恍若仙境。

用心去體會,相信當年沒有這麼好的路。每一步電影都是無數人的心血,今天我們走的路當年更難走,明顯大碗也曾經走過的地方。每一個風景,用心感受。

有一種武俠片裡大俠施展輕功用腳尖在竹林上飛馳的感覺。當親身坐上去的一刻,氤氳薄霧籠罩下的竹海隨風婆娑,仿佛蠢蠢欲動的海浪。山風徐來,竹林與之琴瑟和鳴,如繞梁三日不絕於耳。

不懂意境,只因此身非我有,尋一處幽境,閒看花開花落。它們腳踩溝溝壑壑的荒山野嶺,甚至是石隙巖縫,植根於一片片十分貧瘠的土壤。但仍以堅韌不拔的毅力,在逆境中快樂而頑強地默默生長。

站在山上,俯看漫山遍野的竹林,山風吹過,搖擺的竹林像大海起伏的波浪,鏡湖如同一塊翡翠鑲嵌其中。

竹不僅是寨子的靈魂,它還有著極為廣泛的用途。它給大自然批上綠裝,保持水土,遮蓋塵沙,創造清新、舒適環境,還有很多實用價值。

折一支青竹,拈一指清韻,管簫撩淡夏日燥熱,清幽撥去心情鬱悶。清麗纏綿,幽靜細膩,溫婉清越,輕盈悅舞,幽若空谷。

寂靜曲折的山路裡,一個小村子浮現在眼前,村民忙著曬臘火腿,采冬筍,不免感嘆,到底是誰發現了這一個世外桃源,仿佛命運給予的一切美好都如此簡單而奢侈。

沉醉在這竹林裡,陽光沐浴著我,竹香洗禮著我,木坑竹海卻是深深地抓住了我。躁動的情懷是否此時也會隨著這竹林,沁於其中,清涼,舒爽不已。吸一撮,吐一縷,驛動的情思是否也會隨著這竹的清涼暗許,意猶未盡,迭迭生香,抹抹含情。

綠紗窗,幾竿修竹,斜映窗前,幾分幽,幾分靜,幾分遺世而立。紗窗下,木案上,竹爐湯沸,茶煙裊裊。一卷書,一首曲,一個聽雨的春日或者是陽光明媚的秋天午後。這是我心中最美的半日消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