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夢幻旅行地,這裡算不算一個

錯過了早春的最美油菜花,錯過了初夏的煙雨詩境,可一片夢中的青山秀水卻始終在心頭萌動。秋日的下午翻閱明代湯顯祖的筆墨,一句「一生癡絕處,無夢到徽州」的期盼,便把我帶到了這片秋意闌珊,古韻深幽的徽州故地——石城。

徽州的時光不老

下了高速婺源北出口,往西北走是一條一個多小時彎彎曲曲的縣道,兩旁山色蒼翠,溪水凌波。途中經過一個溪水環繞叫菊徑的村落,爬上路邊一個山坡,圓形的村子盡收眼底。真是嘆服先輩們的審美,村子圓圓的,四面環山,一條小河把村莊圈在裡面,應該是「中國最圓的村莊」了吧。

到了石城山下,車子可以停在村外的停車場,也可以購票開到村裡,但鄉道比較窄。爬一段不算高的盤山公路,夕陽正紅,土牆黛瓦在秋天的午後顯得很溫暖。

石城的海拔大約760米,有兩個村莊:程村與戴村,程村姓程,被青石板古驛道貫穿整個村莊的叫戴村,村民大都姓戴,地勢比較高,一條古驛道是通往這個大山深處與景德鎮市瑤裡鎮接壤的長溪村,黃昏的炊煙開始預熱起來了。

村頭有石壁,巖如古城,危聳的城「牆」內外有許多古樹名木,從石城上眺望,黑瓦白牆的戴村就像是玩具屋子。

在天未黑透的村子裡走走,近些年代由於經濟發達中心的轉移,這個偏於一隅的小村依然保存著農耕生活的古老面貌。村民說,戴姓是明代中葉由巖前遷來的,在明清兩代巖前戴氏可發達了,有近二十名進士當官,在婺源鄉村很少見的。清代戴震貴是京官,隨清代樸學家江永先生完善了樸學、經學。聽口氣很自豪。

像許多山區的家庭一樣,年富力強的都外出經商打工,孩子們放了學,就在村子小巷裡自娛自樂。

轉身為秋天最夢幻攝影地

深秋的早晨天亮得晚,5:30分占領陣地,擺好相機,用1000的感光和30秒的曝光才可以看清隱約的村落。天邊泛紅時,晨霧也開始醒來,曙光透過霧氣,一坨坨恍惚似靈光浮動。

程村和戴村之間隔著的這座巨大石灰巖小山坡,就是當地人稱為石城山的,這個山坡是拍攝程村晨霧的最佳攝影點。回頭看一眼,人山人海,像戰鬥的部隊,都不知道他們是從哪些旅館客棧裡出來的。

太陽從對面的山坳裡探出頭來,挑明了雲霧的層次。此時,整個程村被薄薄霧氣籠罩著,有趣的是,霧嵐在山腰間流動,不升高,久久不願散去。白牆黛瓦的徽派民居若隱若現,宛若天上人間。

從石山上下來,沿著小徑進入程村,光線隨腳步變幻,恍入夢境,三面古楓樹環抱,早晨的霧氣懸掛在樹半腰,此時炊煙也開始升起,油茶殼開始燃放,幾棟紅牆黛瓦的建築,印襯在交錯相依的白牆間,若隱若現,古老的山村像早起老人的安詳表情。

讓人驚嘆的幾十棵楓樹,每棵樹高都在30多米以上,遠遠蓋過村裡的高矮屋頂,楓樹林中還有山櫻花,楠木,紅豆杉,杭州榆,糙葉樹,槐樹等交錯其間。太陽的光輝穿透高大的古樹,形成奇妙的明暗光影,隨便拍一張,便是一幅詩情畫意的夢幻圖畫。

婺源以前是徽州六府一縣中的一個縣,民國時期的國共恩怨,一度劃給江西,後又劃回安徽,解放前夕又歸江西,劃來劃去,劃不去的是微文化的歷史血脈。徽州以獨特的歷史定位,留在了人們的視野裡。

如今,古徽州一帶的景區常常用明代劇作家湯顯祖「一生癡絕處,無夢到徽州」兩句詩來做宣傳,但歷史上人們的解讀各有不同,有人表示是對徽州的讚美,把這兩句詩解釋為一輩子想去人間仙境,可做夢也沒夢到人間仙境原來在徽州。

而有人解讀為,一生有許多想去的地方,獨獨沒有夢到過徽州。或許湯顯祖並非稱讚徽州地區的自然風光令人「癡絕」,而是表達他絕不前往徽州賣文鬻字的決心,這是不是和他當時仕途不志,窮困潦倒的心態有關,聽說他就是江西人。

交通:

1、杭州出發走杭瑞高速婺源北出口下,往清華鎮、大鄣鄉方向行駛約1個多小時,車少,路況好。

2、石城的程村和戴村都有檔次普通的賓館,更有許多農家樂,由於近年來石城名氣大振,旅遊旺季的節假日提前預定比較好,不過我覺得住農家比較新鮮。早晨看晨霧是在兩村間的巨石山上,步行都只有十多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