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晏波平寄方池

清晏園方池與水心亭今景。賈珺攝/光明圖片

清晏園南部今景。賈珺攝/光明圖片

縱貫中國東部的京杭大運河不但是一條溝通南北的大動脈,同時也是一條重要的文化線路,沿岸密布古城、古鎮,建築類型十分豐富,其中尤以園林最為繁盛,從南端的杭州一路北上,湖州、嘉興、蘇州、無錫、常州、鎮江、揚州、淮安、濟寧、德州、天津,直至北京,均為馳譽一時的園林名城。

江蘇淮安是古代漕運樞紐城市,歷史上曾經先後出現過數百座園林,至今仍保存著一座清晏園,是昔日江南河道總督署的西花園,其景致融合南北園林之長,而且深刻地反映了治水的主題,彌足珍貴。

淮安地區的清口是淮河、黃河、運河三河交匯之處。明代之後,這裡逐漸形成了一個以「清江浦」為名的大集鎮。

清初,原駐濟寧的河道總督靳輔經常親臨清口督察河工,以清江浦已經廢棄的一座明代戶部分司衙署作為自己的行館。康熙後期出任河道總督的張鵬翮在行館西側修建了一座花園,並開辟水池,奠定了日後清晏園的雛形。

雍正七年(1729年)朝廷正式在清江浦設立「江南河道總督」一職,並將原行館擴建為總督署,使之成為全國最重要的治水衙門。雍正八年至十一年(1730-1733年)間,嵇曾筠出任江南河道總督,對西花園作了一定的改造,在其詩集留下很多描繪花園盛景的詩篇。花園初名「淮園」,當時的主景是一大片方塘,水上荷花密布,香氣遠溢,池邊有南亭和畫舫齋等建築,嵇曾筠作詩誇耀:「不妨官舍似山家,寂寂空亭水弄霞。十畝蓮塘澄曉鏡,數枝楓葉敵春花。」

乾隆初期擔任河督的滿族名臣高斌在清江浦任職時間較長,先於乾隆二年(1737年)春季在西花園中重建了一座草亭,並命名為「固哉草亭」;又於乾隆十五年(1750年)在園中新建多座廳堂亭榭,構成荷芳書院十六景,以迎接乾隆帝首次南巡。其中第一景荷芳書院是位於園林北側的正廳,另有兩座碑亭分別存放康熙帝賜張鵬翮的「澹泊寧靜」禦碑和乾隆帝賜高斌的「績奏安瀾」禦碑,還有一座水榭臨近垂柳依依的池岸,題為「藕花風漾釣魚絲」。

乾隆十八年(1753年)尹繼善繼任江南河道總督,次年邀請文人袁枚來署園做客,賓主在園中同賞勝景,袁枚離開時作詩贈別:「尚書官舍即平泉,手辟清江十畝煙。池水綠添春雨後,門生來在百花前。」

其後60多年中又有多位河道總督來這裡任職,嘉慶年間河督吳璥取康熙帝禦筆「澹泊寧靜」碑銘,改園名為「澹園」,後又取「河清海晏」之意改名為「清晏園」。

此園歷經滄桑變故,新中國成立後多次重修,並作為淮安地區僅存的一座歷史名園,於2014年被列為大運河世界文化遺產項目中一個重要的節點。

清晏園現存建築雖然大部分均為重建,但仍大致呈現出清代末葉的歷史格局。園門東向,入門即見一組湖石假山,石峰嶙峋,洞穴幽然。沿曲廊北轉,過月亮門西折,為蕉吟館,其西為大水池,形態近方,池北有五間歇山正廳,巍峨宏敞,為乾隆年間河督高斌所建之荷芳書院。池中央立一座重簷攢尖六角亭,通過曲橋與東岸相接——此亭在道光年間一度以茅草覆頂,後改瓦頂。東岸堆疊假山,山北有較射亭,再北為禦碑亭,記憶體康熙帝禦筆「澹泊寧靜」碑。

荷芳書院之西有紫藤花館,內藏一株300年以上樹齡的古藤。方池西岸建恬波樓,其南水面上有一座重建的清晏舫,再現了昔日畫舫齋的神韻。方池南岸,堆疊大型黃石假山,山北臨水建槐香樓,與荷芳書院、水心亭形成一條中軸線。

園西部的關帝廟是一座古廟,其中的大殿尚為明代原構。廟南原有一所舊宅院,並入清晏園後,為了紀念葉挺將軍而定名為「葉園」。園南原有一座路家花園,後來也與清晏園合併,在蜿蜒的河道邊新建扇面亭、樓台建築和曲折遊廊。

清晏園的性質是一座衙署花園,主要供歷代總督駐節期間遊憩賞玩,園主更迭頻繁,與大家熟悉的皇家園林、私家園林有很大差異。

首先,這是一座非常罕見的以「治水」為主題的古典園林。此園不同時期的名稱以及其中的建築匾額均含有治理黃淮水患的寓意——「澹園」「清晏」皆一語雙關,既形容人品澹泊或天下太平,也形容風平浪靜;乾隆年間高斌在園中建造正廳,請學者蔣衡書寫「荷芳書院」匾額,同樣一語雙關,既形容荷池之芬芳,又以「荷芳」二字兼取「河防」二字的諧音;麟慶曾將園中的衡鑒堂改名為「瀾恬風定之軒」,同治年間園中設「恬波樓」,都表示「安瀾平波」之意。中國古典園林中的匾額是凸顯主題和渲染意境的重要手段,清晏園的這些題名寄托了歷代河道總督敉平水患、河道平順的最高理想。

從整體格局上看,清晏園具有疏朗曠達的特點,且擁有明顯的中軸線,更近於北方園林,與宛轉幽折的江南園林明顯不同。此園以大水池為主景,建築數量不多,體量合宜,大多依水而建,空間感覺遠比同時期的江南園林顯得要涵虛開敞。池中央設小亭,不但形成全園的視覺焦點,而且更加凸顯了水面的浩渺寬廣,同時又有台榭點綴、曲橋臥波,質樸之中也體現了一定變化。

就建築形式和假山、植物的處理來看,清晏園又具有素雅細膩的特點,近於江南園林,與粗獷華麗的北方園林迥異。

園中假山重視湖石和黃石,重修後依然達到較高水準。當年園中花木極盛,水中遍植荷花,岸邊圍以高大的柳樹,千枝萬縷,依依臨水。此外還有油松、紫藤、梧桐、芭蕉、竹子,各有巧妙。園之一隅曾設四件松樹盆景,置於石板之上,姿態極佳,傳說當年曾經得到乾隆帝的讚賞,將之比擬為蘇州鄧蔚山的漢柏「清奇古怪」。

300多年間,清晏園見證了黃淮治水工程的成敗得失,也是清江浦繁華與盛衰的直接象徵,不同時期的園景雖有變化,卻始終保持原有的意境特徵,澄靜的方池之上荷香依舊,引人流連。

(作者:賈珺,系清華大學建築學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