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略蘇州園林風情古韻

領略蘇州園林風情古韻

編輯|易向

所謂造,也分天造和人造。清風明月,山水之間,此為天造。人類不動一分一毫,已是驚鴻之美。而紙扇瑤琴、詩詞歌賦,此為人造,同樣有鬼斧神工之美。蘇州園林,我有生之年見過最含蓄內斂的人造之物。它從不大開大合顯山露水,卻無時無刻不流露著中國匠人的強大力量。

古時皇帝坐擁天下,這天下自然少不了山水,於是能工巧匠在皇宮內外分別大興土木,為皇帝和後宮嬪妃建立「後花園」。然而北方的平民百姓是萬萬沒有這種榮幸「遊園」的。南方的蘇州園林不同,明清全盛時200多處蘇州園林遍布古城內外,人們身在城市之中,也有皇帝般的待遇。

蘇州園林身在城市,卻滿是山林意趣。身居鬧市的人們一進入園林,仿佛來到了千里之外的世外桃源,於是再浮躁的心也得以安放。在園中行遊,或見「庭院深深深幾許」,或見「柳暗花明又一村」,或見小橋流水、粉牆黛瓦,或見曲徑通幽、峰回路轉,或是步移景易、變幻無窮。園內的四季草木枯榮,更是讓人們可以「不出城郭而獲山林之怡,身居鬧市而有林泉之樂」。

至今保存完好的蘇州園林尚存數十處,分別代表了中國宋、元、明、清江南園林風格。蘇州園林面積不大,重在以變幻無窮的搭配出奇制勝。其以中國山水花鳥的情趣,寓唐詩宋詞的意境,在有限的空間內點綴假山、樹木,安排亭台樓閣、池塘小橋。大給人以「麻雀雖小,五臟俱全」之感。

為表園主情趣追求與個人品性,園內的牌匾甚是講究而有趣。比如有人以高潔的荷香自比品性,如拙政園的「遠香堂」;有追慕古人似小船自由漂蕩怡然自得的,如怡園的「畫舫齋」,還有表現園主企慕恬淡的四園生活的,如留園的「小桃源」等等,不一而足。

蘇州園林,滿是詩情畫意。古代的造園者多能詩善畫,造園時多以畫為本,以詩為題,通過鑿池堆山、栽花種樹,讓文字意境與山水之美自然和諧地揉和到一起。在園林內,隨處都可見無聲的詩詞,和立體的畫卷。因此行走在園林中,即使是一塊簡單的石頭,一隅平凡的草木,同樣都能散發出一種深遠的文人意境。

沿著任何一個蘇州園林的廊子走,太湖石,竹林,池水,白牆,青瓦,飛簷,亭台,樓閣,廳堂,水軒,一樣一樣,都讓人頃刻就能融入到一股幽深的意境裡。彼時很多蘇州園林都是有錢人家的後花園,古人在自家的一園之內,每天就在這回廊來來回回地走。蘇州園林悠長而曲折,低頭走著走著就到了拐角處,大有一種「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即視感。想來這裡既可以安放山水,也可以安放一些心事。

中國人素來講究敬畏天地,衣食住行,無不就地取材,順應自然。但同時,「人」自身的力量仍然不可小覷。

喧鬧的城市裡,中國人用自己的奇思妙想,將郊外的藍山綠水換一張面孔搬到了人人都觸手可及的地方。除去聰明的天分,古人造的東西難能可貴在「心思」。

只說太湖石,就是千挑萬選從各地運來的。而隨便一處白牆上的六扇漏窗,一扇一扇看,每一扇漏窗的造型都不同,方的,圓的,菱形的,各有姿態。

古人對蘇州園林裡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無不傾入巨大心力。同是人造,過去人們的意識裡,卻從來就沒有「敷衍」這個詞。大概他們生來就有的敬畏天地之心,讓他們深知「心境澄明,才能真有所為」。

以上內容來自網路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