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誦』在那格桑花盛開的地方

在那格桑花盛開的地方

作者&攝影 | 桃園野菊·朗誦 | 沈虹

來源 |桃園野菊(ID:tyyj8788)

心性使然,我喜歡呆在屬於自己的城池,做安靜的自己,從不糾纏,從不矯飾;喜歡特立獨行,體驗那種無羈無絆如風般來去自由的感覺。始終覺得,一個人能安靜地行走在無人認識的天地間是一件無比盡興的樂事,而一個人能獨自行走在自然山水中更是一件極其美妙的幸事,猶如行走在花朵上,染了一身的香氣。

去到西藏之前,我走過許多山山水水,看過許多花花草草,經歷過許多風風雨雨,更親歷過許多花開花謝的季節。去到西藏之前,我也聽過許多關於她的神話,看過許多關於她的聖潔,甚至也在腦海里想像過她的神奇。而當我真正立於她的身軀之上,我除了靜靜地凝望,就是默默地仰視,正如,我對心愛之人的敬仰。

在深情面前,在震撼面前,語言是多餘的。一切最深最高的情感都是超乎言語的。我真的尤其喜歡那種感覺,那種昂首四十五度凝思靜定的樣子,真的很美很妙,那是靈魂在舞蹈,那是心靈在歌唱,那是思想在升華。

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人,往往就是那些能獨立思考、有超拔思想的人。許多時候,行走不一定要為了什麼,只是因為內心似乎有那麼一個聲音在召喚著自己。生命需要行走,需要不斷地遇見,只有在行走中,人才會在宇宙的純淨與浩瀚中感知渺小,以及開始對生命的思索。

我也想像藏民一樣,右握經筒,左持佛珠,口念經文;也想像他們一樣,一步三叩首、三步一長跪,匍匐在地,但我發現自己就連盤腿坐在地上的勇氣都沒有,因為我沒有那種上升到靈魂高度的信仰。

嗅著稀薄的空氣,頂著病態的身子,拖著沉重的雙腿,來到布達拉宮腳下,不知是佛光普照,還是佛神顯靈,每次在宮殿之下行走,步伐頓時變得輕盈,身子倏地舒暢起來,就連思維也赫然清朗起來。

當我用深情的眸光凝望那座肅穆而威嚴的廟宇,我的心馬上被她的神聖與莊重融化,我清晰地感覺到我的心在被洗禮,我的靈魂在被滌蕩,我的喉嚨硬咽,淚盈滿眼眶,風一拂過,淚如雨下。

恍惚中,我似乎感覺有無數束光,穿透宮牆,越過藍天,抵達我的心空,照徹我的心湖,那時那刻,我頓然參悟到,任何一種巨大的虔誠的信仰,其實不是因為要為自己乞求什麼,而是一種發自心底源自靈魂的對天地對自然的敬畏與熱愛。就像真正的愛情,你的付出不是為了得到,而僅僅是為了愛本身。

西藏的誘惑絕非是因為物質的繁華,更不是時尚的追逐,而是對天然本原的向往與融入,那種天人合一的渾然一體,只可意會不能言傳。

多希望,時光慢慢流淌,多希望,歲月緩緩流逝。雖然,於我而言,西藏並不屬於我,也並非我夢中所執意要抵達的地方,但這並不防礙我對神聖對信仰的瞻幕與膜拜,因為在西藏,我似乎深感到了靈魂與肉體的合一。

若時光可以靜止,我想我願意久留下來直至隨萬物老去;若歲月可以倒退,我想我也願意讓心田盛開朵朵潔白的雪蓮花,縱使冰山環繞,縱算雪峰封凍。

穿越時光的隧道,一路顛簸,去到雅魯藏布江大峽谷,那條藏民的母親河啊,源自高聳入雲的喜馬拉雅山,繞經南迦巴瓦雪峰,匯聚雪水雨水泉水,奔騰而下,湍急而歡,讓我的夢境也滔滔不絕,讓我的詩意也潺潺不息。

雪峰下,道路旁,小溪邊,農舍外,美麗的格桑花啊,高原上最美的精靈,藏民心目中的吉祥花,紅的,粉的,白的,黃的,風雨中成長,曝曬中盛放,擎舉著希望,昭示著堅強,盈溢著幸福,象徵著藏族人民對美好時光的向往與憧憬。

萬能的神啊,可否賜予我無窮的力量,我多想要這世間每一個地方都開滿俏麗的格桑梅朵,多想要這世界每一處山巔都盛放聖潔的雪蓮花,多想要將這大好河山打扮得如西藏般美麗如畫,多想要將真善美灑滿塵世的每一個角落每一個人心中。

在那格桑花盛開的雪域高原啊,在那靈魂抵達天堂的地方啊,我的足印鐫刻在了你的胸膛,我的禪音回蕩在你的心空。往後每一個旭日東升的日子,我會在心中剪下一片有你的霞輝,伴我同行;今後每一個月落烏啼的宵夜,我會在心空裁下一片有你的月光,伴我入夢……

作者簡介:桃園野菊,一個在文字里舞蹈的女子。微信平台:桃園野菊(tyyj8788),菊香文苑(tyyj2799)。個人微信(QQ):2788109213 、bsxy2409

朗誦者簡介:沈虹,昵稱葉子,新疆兵團人,現從事編輯播音工作,中國朗誦聯盟理事,眾多朗誦作品散見於各大網路平台,曾多次榮獲朗誦大賽獎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