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全球200多座國家,為什麼國旗都沒有紫色的?看完漲知識!

全球由200多座國家組成,每座國家都有屬於自己的一面旗,有些國家因為本國政局動亂,由多個勢力構成,本國還不止一面旗。但毋庸置疑的是,國旗作為一個國家的象徵,是獨一無二的。而各個國家由五顏六色、各種形狀組成的各種矩形國旗,似乎已經把這個世界上的顏色都用完了,甚至連褐色和黑色都有了所屬的位置。但細心的小夥伴就會發現,還有紫色沒有用過,難道各個國家都對紫色十分避嫌嗎?

要知道紫色雖在現代來看是一種很常見的顏色,但在古代,無論是中國還是西方國家都將紫色擺在最至高無上的位置。眾所周知,清朝皇帝所辦公和居住的皇宮稱作紫禁城;而在西方國家里,紫色也作為國王及其貴族的禦用顏色,平民是不允許使用的。因此,紫色在全世界都是非常高貴的顏色,也絕非什麼神秘力量所造成的巧合,其中最為根本的原因是取材太難了。

在第一次工業革命西方國家量產紫色染料的發明前,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敢在本國國旗上大面積使用紫色,相比孔雀石、䧳黃和朱砂等礦物質的提取,製作紫色染料的複雜程度使得它的價值量比黃金還要大。以中國為首的亞洲國家,大致使用的是一種根部含有紫色素的草本植物–紫草來提取的,人們將紫草混合碾碎,再加入酒精,放在60攝氏度的沸水中熬煮,然後將殘渣過濾,即可得到紫色染料。

然而因為紫草色素很難在高溫條件下分解,因此試想得到純正的紫色都成為了一件比登天還難的事情。只能採取多次重復染色,才能得到一個相對較紫的染料。反觀同時期的西方國家,也是在為紫色染料的製作上絞盡腦汁。西方國家主要是從蝸牛和骨螺等動物中提取紫色,但相比之下,這種提取方式比中國用草本植物提取還要困難。要知道當時西方國家每從2000只蝸牛的身上,才可以提取出一盎司,約折合28.3克的紫色染料,而從25萬只骨螺身上也只能提取到20克左右的紫色染料,可見其珍貴。

在西方有這樣一句諺語,用Born in the purple(生於紫色)來暗喻一個人出身顯赫。這在拜占庭王朝時期就能充分顯現出來,那個時代有一種群體稱之為「紫衣貴族」,主要授權帝王的優秀子女們。直到1856年,第一次工業革命期間,紫色才從神壇退休,但這僅僅源於一次意外。當時年僅18周歲的威廉-珀金曾為治療一種名為瘧疾的疾病而頭疼,卻在一次實驗中發現了一種名為「苯胺紫」的化學物質,這種物質染色性極其穩定,於是它開始轉戰研究苯胺紫,並於幾個月後成功申請了專利。

自此西方國家終於不用慘無人道地滿世界逮捕蝸牛和骨螺了,也讓紫色成為了平民都能消費得起的顏色。而在1856年以後獨立建國的國家,也完美避開了紫色。不過隨著時代的演變,也有國家相繼在國旗上使用紫色,不過因為紫色所占面積並不大,而容易被人所忽視。以上就是本期的精彩內容,我們下期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