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藏線上的天路守衛者

  走318國道川藏線,翻高山、跨急流,既能望見藍天碧水、雪峰突立,也能看見山巒起伏、林海蒼茫。這條於1958年正式通車的公路,一直是西藏的經濟動脈,也是與內地溝通聯繫的重要通道。

美景往往與危險並存。318國道川藏線也被認為是大陸路況最險峻、通行難度最大的公路。最近,記者從昌都市區出發,沿318國道川藏南線,駛往林芝市,途經「怒江72道拐」、怒江溝、「通麥天險」等公認的危險路段,天塹已然變通途。 常年駐守在這里的「天路守衛者」們,娓娓道出了背後的故事。

地點:「怒江72道拐」

連續23年冬季不斷通

翻過海拔4618米的業拉山埡口,不遠處便是川藏線上赫赫有名的「怒江72道拐」。蜿蜒曲折的公路在山體一側來回盤旋。從觀景台上看下去,讓人望而生畏。

險峻的美景吸引了大量遊客。觀景台上,攝影愛好者擺出「長槍短炮」忙著拍照留影。而在距離他們不遠的地方,武警某部交通第三支隊養護十七中隊的班長莫未和戰友正在操作灌縫機修補瀝青路面。

莫未雖然兵齡不是班里最長,卻是班里「守拐」最有經驗的。「以前還是土路時,我們要先用車子拉泥土,鋪到公路上,靠人工把里面的大石頭一點點撿乾淨。」這位在「72拐」服役了14年的老兵向記者回憶起當年養路的情景。

2012年,該路段從原來的土路改建為柏油路。官兵們用上了新型裝備和技術,但辛勞並未減少。「夏天太陽大的時候,瀝青高溫,很容易把人燙傷。」莫未的手上和腿上都曾受過傷。

道路的改善帶來了車流量的明顯增加,而「怒江72道拐」是極容易發生交通事故的地方。地勢險峻、彎道眾多的路況,考驗著駕駛員的經驗和技術。複雜的自然地質環境,也增加了行路的風險。

「夏季多雨,道路旁的山體容易出現滑坡、塌方。冬季一有冰雪情況,車輛極易打滑,稍有不慎就容易發生危險。」 養護十七中隊指導員簡宇生說。

為了保證道路暢通,中隊的戰士們每天都會對管轄的90多公里道路進行巡查,一旦發現安全問題就要及時處理。「平時只要一下雪,我們第二天就會立即安排除雪車上山除雪。」簡宇生告訴記者,這條路段已經做到了連續23年冬季道路不斷通。

地點:怒江溝

那座一直保留著的橋墩

駛下「怒江72道拐」,繼續行進約1個小時,便到達了怒江溝。在這里,新建成的怒江大橋不久前剛通車,橋面可承重50噸,結束了老橋承重力低、單邊限速放行的歷史,方便了往返於川藏線的車輛。

陜西延安人白剛,自2006年就來到怒江溝服役,主要從事搶險救援工作。他一直記得剛來怒江溝時聽到的故事:在修建第一代怒江大橋時,一位戰士不慎掉入混凝土里,礙於條件限制,當時無法將他救起,這位戰士便被澆築在了橋墩里,犧牲了。時至今日,為了紀念60餘年前進藏修橋的戰士,那座老橋墩依然保留著。

「怒江大橋是整個川藏線上的咽喉要道。這里斷了,318國道就斷了。」作為守橋人,白剛和戰友們深知責任重大。

然而,泥石流、塌方等自然災害多發的怒江溝,有「風吹石頭跑」的說法。峭壁巖石搖搖欲墜,怒江水流湍急。剛來中隊的時候,老兵就告訴白剛,「要把腦袋別在褲腰帶上幹活」。

「去年,中隊僅在怒江溝一帶就搶險80餘次,清理泥石流塌方累計3萬餘立方米。」 養管此路段的武警某部交通第三支隊養護十六中隊指導員史健懋介紹道,「發生泥石流堵車時,群眾就住在我們的駐地。」

60多年來,「一不怕苦、二不怕死,頑強拼搏、甘當路石,軍民一家、民族團結」的「兩路精神」一直在這里代代相傳。

地點:通麥大橋

天險沒了,百姓受益

跨過怒江溝,在風雪中翻越安久拉山,記者在波密縣休整一夜後啟程去往魯朗鎮。

傳說中的「通麥天險」是此行的必經之地。因泥石流、塌方等自然災害多發,這條約20公里的路段被戲稱為「世界公路病害的百科全書」。2000年,易貢特大山體滑坡甚至摧毀了原來的通麥大橋,導致川藏公路斷了8個月。

如今,站在易貢藏布江邊,眼前並排橫跨江上的三座大橋見證了通麥從天塹變通途的巨大轉變,也記錄了守橋官兵們的艱辛付出。

2000年5月,易貢特大山體滑坡後,為了給正在修建的臨時保通橋運送材料,搭起了一座懸索吊橋。2000年12月,臨時保通橋建成,但由於承重僅有20噸,過往車輛經常排隊等著過橋。

當時還是新兵的武警某部交通第三支隊養護四大隊大隊長王發明記得,駐守大橋的官兵每天都要疏通擁堵車輛,反復和路過的群眾做解釋工作,「遇到塌方堵車,最長的時候要堵6~7天。」通麥兵站四級軍士長吳小勇負責為往來的部隊提供後勤保障:「我們送飯到塌方區,本來只要2小時的路程,得走大半天。」

2015年,兩座小橋旁的通麥特大橋建成,總承重量可達400噸。2016年4月,通麥特大橋、迫龍溝特大橋、102隧道、飛石崖隧道、小老虎嘴隧道、帕隆1號隧道、帕隆2號隧道共同形成的「五隧兩橋」正式通車,「通麥天險」不復存在,原來2個小時的路程也縮短至20分鐘。

「道路狀況改善了,但養護標準更高了。」為了讓雨天排水通暢,養護十三中隊上士任洪波和戰友們正在進行清理道路邊溝中的雜草。他告訴記者,為了防止飛石傷及過往車輛,官兵們還在沿路的山坡上植樹固土。

天險不在了,通麥村的老百姓是直接受益者。李朝江的農家樂生意越來越好,「以前來吃飯的大多是經過的貨車司機,現在有很多來自天南海北的遊客。」(轉載於《工人日報》2019年03月31日 0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