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海拾貝看埃及

去埃及旅遊我發了三組照片,說埃及最有魅力的景色是尼羅河、紅海、地中海,都與水有關,這或許是我的偏愛。實際上埃及旅遊的盛名主要是來自金字塔文化與神廟文化。只是埃及古文明與歷史實在浩瀚,如果不是專門研究埃及歷史,很難搞得清法老們幾千年統治是怎麼轉換的,光是拗口難記的人名就看得人暈頭轉向。笨人想個懶辦法,「沙海拾貝」,就分享那些有意思的照片吧。

金字塔是埃及國家的標誌,也是埃及魅力所在。無論你先前看過多少金字塔圖片和介紹,當真正站到金字塔前的時候,無不仰視這個在撒哈拉沙漠中的龐然大物,無不被蒼茫中傲立的恢弘折服。

古埃及人信仰有來生,「為法老建造起上天的天梯,以便他可由此上到天上」,這是一段刻在金字塔上的文字佐證。

雖然金字塔里的墓室里空無一物,也不是隨時可以參觀的,即便如此,仍有不少人爬上半人高的台階去瞅一眼。好奇心的驅動力實在是很大哦。

人們記住了胡夫金字塔,因為它是世界最大的金字塔。實際上埃及有著許多不同的金字塔,無論是外部形狀還是內部構造都各不相同,建築材料、建造方式也各具特色。

幾千年過去了,金字塔距離埃及人的日常生活越來越近。公路修進沙漠,住宅商店也跟進,若不是親眼看見,很難想像世界遺產金字塔周圍的環境竟是這樣。

距離金字塔40分鐘車程就是國際都市開羅,尼羅河兩岸確實是景色最美的地方。

埃及國家博物館。這是埃及瑰寶匯集展示之地,據說有12萬件藏品,一百多間展廳。就看這兩個數字,想想導遊只給2個小時,用這麼點時間瀏覽幾千年的歷史,不說走馬觀花了,就是跑馬又能如何呢?

進了博物館,我有點懵,怎麼看著就像是個大倉庫,鋪天蓋地的展品擁擠不堪,陳列無美感,加上一波一波的團隊遊客,人聲鼎沸,亂哄哄的像菜市場。

古埃及人知道用石英或水晶石來修飾人像的眼睛,果然,原先呆板的塑像因為眼睛惟妙惟肖立即栩栩如生。第二張是文書抄寫員的側面像,第三張是一個村長的塑像。

古埃及文化中人們篤信人有來生,金字塔是天梯,木乃伊則是保存人的軀體,以備適時復活。

這個玉石製作的容器叫「卡諾普斯壺」,是用來專門存放木乃伊內臟的容器組。古埃及人認為靈魂不死,可依附在肉體或是雕像上復活,木乃伊保存了人的軀體,人的肝臟、肺、胃、腸子也要分別保存在封口的卡諾普斯壺內,放入黃金做成的大櫃子里。

這個椅子是著名法老圖坦卡蒙的禦座,椅背上描繪了法老和妻子的圖像,椅扶手與椅腿製作精美豪華。這個法老很「著名」:他9歲登基,19歲就暴亡,陵墓沒有被盜挖,所以出土了許多震驚世界的寶物;而最先進入他墓室的幾個人都因各種原因早早離開人世,媒體炒作說是「法老的詛咒」。

長著鷹頭的何露斯是天空之神,也是埃及最古老的神之一。

埃德福神廟就是供奉何露斯的,是埃及所有遺址中保存狀態最好的一座廟。神廟四處都是精美的浮雕,反映何露斯生活的方方面面,妙趣橫生。據說大殿曾經被當作廚房,頂部煙熏後留下的黑色痕跡很紮眼。

卡爾納克的阿蒙大神廟是尼羅河中遊最精彩的景點,阿蒙神原來是小部落的地方神,後來與太陽神合二為一,奉為國家的最高神。成為「國家主管人」後,供奉大神的殿堂自然也就「高大尚」了。這里的群柱大廳遺跡、高大的神像、方尖碑、巨大的獨石柱以及獅身羊首甬道的來世今生都會讓人震撼。

有134根巨大石柱的大柱廳雖然沒有屋頂,但身臨其境時仍可感到撲面而來的壓迫感,大石柱上雕刻著法老祭神、生活與戰爭的場面,石梁上殘存的彩繪,經歷風雨滄桑依舊清晰,佐證當年的輝煌。

這是埃及境內最高的方尖碑。據說埃及歷史上建有56個方尖碑,但現在只剩下8個,大部分都散落在法國、義大利、英國、美國、土耳其等國。

蜣螂,我們不屑的「屎殼郎」,在古埃及文化中地位很高,是早晨太陽神凱布利的形象,尊稱「聖甲蟲」。

拉美西斯二世這尊巨大的石像在法老塑像中不多見,他是埃及歷史上最著名的法老。一是執政時間長,在位67年,除了英勇善戰,還喜歡搞基本建設,整個埃及都可以找到他的建築作品;二是身體好、活得長。91歲才離世,據說立了12個繼承人,結果都先於他死去,他前前後後封了8位皇后(這中間至少有一位是自己的女兒),後宮嬪妃不知數目,生有100多個兒女。在當時人均壽命只有40多歲的古埃及人看來,拉美西斯二世就是神。在巨型雕像兩腿之間的小雕像是誰?眾說紛紜,皇后?女兒?還是兩者皆是?不得而知了。

卡爾納克神廟大門前面是著名的斯芬克斯大道,大路兩旁是獅身羊首雕像,這條筆直寬敞的道路現在只有一兩百公尺,而在古代則長達2公里,連接尼羅河邊盧克索神廟。

據說獅身象徵威嚴、力量和王權,而羊頭則代表太陽神阿蒙,拉美西斯二世生前又特別喜歡羊,獅身羊頭像就成了吉祥物,每個雕像前都有一個法老像,象徵在神像庇護下得以永生,「君權神授」,「神佑君權」。拉美西斯二世還真有兩下子,自己造了個神保佑自己。不過仔細想想,這或許也有些道理,有時候確實是「自己才能保佑自己」哦。

盧克索神廟先是法老的宗廟,後來基督教來了,最後是伊斯蘭教乾脆在里邊建了清真寺,成了號稱世界上最大的三教合一廟宇。照片中可見神廟中清真寺的圓頂與星月標記。

盧克索神廟門前原來有兩個方尖碑,後來埃及政府為了感謝法國學者破譯了象形文字,把其中的一個送給了法國。

現在豎立在法國巴黎協和廣場上的拉美西斯二世方尖碑。

阿布辛貝神廟是座巖窟廟,上個世紀六十年代因為修水庫將被淹沒,在聯合國的協調下,多國參加遷移工程,巨大的巖窟被編號切割成1036塊,向上移動60公尺重新組裝。現在看來,遷移工程很成功,雖然有太陽節陽光進窟時間相差一天的遺憾。

20米高的4尊雕像都是拉美西斯二世,四周是其母親、妻子、子女的小雕像,雖經3300多年的風雨,基本沒有大的變化,可見當年選材之好以及移建工藝之精良。

佛頂上刻了不少見了太陽而高興的大狒狒,栩栩如生。神廟的切割線清晰可見。

旁邊的哈索爾神廟,是拉美西斯二世為他的妻子奈菲爾塔利修建的。

埃及通用貨幣叫埃鎊,但是美元也可以使用,有時候的「通融」作用還很大。許多神廟內部要購買「攝影票」才能拍攝,包括手機拍照也一樣要購票,而且價格不菲,一般是門票價的2/3。有人偷拍被抓,一張「萬刀拉」就OK了。這位女士要和金鑰匙合影,先交「萬刀拉」。

阿斯旺高壩水庫在1970年由德國和前蘇聯幫助建造,經濟效果顯著。

阿斯旺高壩水庫紀念碑

修建大壩形成了一個人工湖「納賽爾」湖,水庫碧波蕩漾,但也產生了生態問題:尼羅河下遊土地鹽鹼化日益嚴重。

這是唯一沒有被阿斯旺高壩大水淹沒、現仍在原處的阿卜利姆堡遺址。

「帝王谷」因尼羅河西岸石灰巖峽谷中埋葬60多位法老而得名。現在只有十幾個墓室對外開放。

沿著很陡的墓道可以走到建在地下50米左右的墓室,3000多年前,完全憑人力手工的力量,挖鑿出這樣的陵墓,不禁令人感慨萬千。據說這些陵墓都是戰俘完成的,工程結束後,他們都被處死了。

集中建造的法老陵墓自然也是盜墓賊覬覦的目標,數千年的風雨過後,幸存者寥寥。後來發現的隨葬品大都保存在開羅埃及國家博物館,現在的墓室幾乎空空如也,但是墓道兩側牆壁和墓道頂部,還保留著許多精美的圖案和象形文字,代表古埃及文明與當今的人們會面。

埃及政府為了紀念第四次中東戰爭中陣亡的將士,1975年立埃及無名英雄紀念碑。當時的總統薩達特親自揭幕,世人都沒預料到6年後,薩達特在紀念碑對面的勝利廣場閱兵時被刺身亡,最終也葬在了這里。

薩達特的墓碑上刻著:

虔誠的總統 穆罕默德·安瓦爾·薩達特 戰爭與和平的英雄 為和平而生為原則而死

守衛紀念碑的兩個士兵很年輕,他們說說笑笑,輕鬆地邊巡邏邊聊天。即便民族的傷痛就在身邊,時間長了,人們也容易淡漠,不一定記得薩達特,不一定記得五次中東戰爭中死去的戰士。

一個民族,總有些歷史是永遠不能忘記的!

落日餘暉,籠罩在埃及廣袤無垠的大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