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月季

嚴巍

我喜歡觀賞月季花,站在它們跟前,長時間與其對視,看其花,看其蕾,看其葉,看其莖……久而久之,我發現自己不僅是在看,而是在用心讀月季。

其他花一年中大都是一次性孕蕾,一次性開花,花期不過幾天、十幾天,多則不過一個月。而月季在一年中則是一碴一碴地孕蕾開花,一朵接著一朵,一簇接著一簇。當花朵凋謝散落,把花蒂剪掉,會更快地長出新芽,開出新花。

月季花可以從春天一直開到初冬,持續八九個月。難怪有人說,月季花的花語是等待有希望的希望。

一株月季一年能開出上百朵甚至數百朵花。有的一枝頂端能盛開數朵花,簇擁在一起,如同一團團很大的繡球,花瓣層層疊疊,花蕊爭芳奪艷,又如同花海中掀起的陣陣浪花。月季花以其多和艷吸引著人們的目光,使人驚嘆不已,又以其獨特的清香,沁人心、怡人神。月季花色彩斑斕,紫紅、鮮紅、粉紅、黃色、白色……每朵花都在鮮艷中透著剛毅,沒有一點羞澀。

我讀過風中月季。進入春季不久,月季的老枝上便抽出嫩綠、嫩紅的新芽,同時帶出許許多多花骨朵,不幾天就開放出五顏六色的花,一片勃勃生機中透出光彩奪目的絢麗。春天是多風的季節,陣陣大風刮來,把月季的枝條和花朵吹得搖搖晃晃,但始終對月季奈何不得。一旦風平浪靜,月季連枝帶葉馬上恢復挺立,花朵仍然嬌艷欲滴。

我讀過雨中月季。夏天的陣陣大雨,秋天的綿綿細雨,帶給月季的不僅是水分,似乎還是對月季的考驗。月季經過雨水洗禮,證明了自己的耐力,不僅葉不碎爛,花不凋落,而且葉更綠,花更艷。雨停後,晶瑩的水珠從葉和花上滾落下來,月季在一片清新中又呈現出五彩繽紛。

我讀過霜中和雪中的月季。一到秋末,不少植物的葉子和花朵耐不住霜的侵襲,開始變黃枯萎。但月季對霜凍卻視而不見,葉照常綠,花照常艷,花蕾照常掛滿枝頭。進入初冬,月季還絲毫沒有退出多彩舞台的念頭。即使雪花飄飄時,月季仍然會面對白色世界起舞,與雪花精靈媲美。到了嚴寒隆冬,月季終於進入一年中的歇息時間,但它們想給單調的冬日多帶來些生機,有些葉片雖然乾枯了,但還泛著青色,掛在枝頭。

生在富貴的地方不驕,長在貧瘠的地方不餒,普通庭院,名景勝地,道路兩旁,都有月季的身影。月季每年只有短暫的3個月休花時間,月月季季呈現出枝繁葉茂花艷的景色,可謂名副其實。

我在月季的平凡之中讀到了它們的高雅、大氣、多彩、秀美,讀到了它們充滿生命力和活力的張揚,讀到了它們永遠不斷的「等待有希望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