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項目詐欺案例匯總:異常規合作項目要警惕了!

「以旅遊項目合作的名義,有朋友被詐騙團夥騙4萬元,還有人被騙近10萬元,最高的還有被騙400多萬元。」最近,一位業內人士餘先生向新旅界講述了4個旅遊項目詐騙案例,均為其本人或身邊朋友親歷,而且詐騙形式多樣化,詐騙團夥已形成專業的詐騙套路。

隨後,新旅界(LvJieMedia)網上搜尋關鍵詞「旅遊項目詐騙」發現,過去已出現過不少旅遊項目詐騙案例,而且其詐騙方式跟餘先生所講述的案例有著驚人的相似。旅遊項目詐騙案例究竟有多少?都是如何詐騙的?

旅遊項目詐騙史

據可查證資料,旅遊項目詐騙歷史,或許可以追溯到約20年前。早在2002年,原國家旅遊局就發布了《關於警惕借旅遊行業機關和主管名義進行詐騙活動的通知》。通知顯示。最近一個時期,一些不法分子冒用各級旅遊行政主管機關和有關主管的名義,在旅遊行業搞偽造批文,強拉廣告,制售假證書、推銷兜售偽劣書籍和商品等詐騙活動,給不明真相的單位和個人帶來了經濟損失。

要說這種以旅遊行業機關主管名義進行的詐騙,如今看來這種「假主管詐騙」的方式比較「老套」,但此後卻又出現了「真主管詐騙」的真實案例。據北京市二中院審判資料,2013年,北京市平谷區大華山鎮西牛峪村原村委會主任高保合,利用虛構旅遊項目、收款不入帳等方式,詐騙、受賄共計897.8萬元。當然,「真主管」詐騙的還是幾個人,真正讓業內人士防不勝防的還是專業詐騙團夥的套路。

通過查閱過往資料發現,國內旅遊項目詐騙案例在最近十年最為常見,而這十年正是國內旅遊行業迅猛發展時期。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18年國內遊客出遊人次約55.4億人次,是十年前2018年17.1億人次的3倍多。此外,2018年,中國遊客出境人數達到1.62億人次,十年前僅有4584萬人次。旅遊業發展速度大大領先於國民經濟增長速度。

正是旅遊產業增長迅猛,各地旅遊項目可謂「遍地開花」,市場蛋糕大意味著誘惑也大,這就為旅遊項目詐騙團夥提供了很好的條件和環境。十年前業內人士遭受旅遊項目詐騙,或是因為行業詐騙案例少見而「中招」,但最近5年的旅遊項目詐騙更加頻繁,更多源於「賺錢心切」。

詐騙項目合作不常規

「每個騙局的具體實施方式不一樣,但有一點是相同的,一個雲里霧里的公司(一般都是香港或海外),主要宣傳老板人脈以及資本實力,先讓你覺得自己人品爆表,這麼好的項目被自己給遇上了。只要你對他的項目深信不疑,那麼後面就有一百種辦法讓你不著痕跡的破財。」餘先生坦言,騙局在同一個行業可以如此肆無忌憚,主要就是抓住了不少人信息獨享的心理,雙方第一次見面對方就說準備合同,而問及招標事宜時對方卻表示不用招標,事出異常必有妖,如此種種反常規項目合作一定要謹慎。

新旅界綜合旅遊項目詐騙案例情況發現,其詐騙方式主要有幾類:

1、詐騙團夥以旅遊項目合作名義騙取「賄賂金」,冒充旅遊項目負責人、當地旅遊局主管等,在詐騙得逞後「消失」。

2、詐騙團夥以洽談旅遊項目合作名義,將受害者騙至酒店或賭場,以做過手腳的賭局贏取賭金,通過簽欠條的方式贏得受害者信任,讓受害者事後轉帳。

3、詐騙團夥以海外旅遊項目合作名義,將受害者帶至泰國、印度尼西亞等國外考察,實際上受害者到了國外已「身不由己」,詐騙得逞。

4、詐騙團夥以民宿項目眾籌等形式,吸引投資者參與「眾籌」,此類金額從幾百到幾千元不等。

這些詐騙案例的共同特點是,詐騙團隊將自身包裝成資本大鱷可能有深厚背景人士,並且形成配合默契的詐騙方式,讓賺錢心切的受害者一步步進入設定的騙局。其中旅遊項目基本真實存在,或是爛尾項目,亦或是非詐騙團夥擁有的項目,受害者取證難度較大。

「我們洽談旅遊項目前一定要做足背景調查,尤其是海外旅遊項目,否則國內遊樂設備企業容易遭詐騙帶來損失。」國內某遊樂設備企業負責人表示,近兩年遊樂設備市場需求增長乏力,國內不少設備企業積極布局海外,瞄準國外遊樂設備市場。

旅遊行業的健康發展需要良好的環境,以旅遊項目名義詐騙的行為擾亂了市場秩序。「朋友受騙時間是2018年,但因各種原因此前沒有對外公開。」餘先生表示,應該讓更多同樣了解此類詐騙案例,以免同行在同樣的詐騙案例中受騙。

以下為新旅界整理的部分旅遊項目詐騙案例。

案例一:以印尼項目騙取國內設備商「賄賂金」

詐騙團夥用以詐騙的印尼旅遊項目資料

2018年,廣東江門某遊樂設備企業陳先生得到了來自印度尼西亞芝吉唐主題公園項目洽談機會,前期幾次雙方的項目合作洽談,均符合常規項目合作流程,包括「芝吉唐主題公園項目團隊(下稱‘芝吉唐團隊’)」前往廣東江門考察陳先生所在企業工廠等。在考察及洽談完畢後,芝吉唐團隊當即表示陳先生的產品非常受青睞,項目合作不用招標。正是被感覺得到認可和重視,陳先生認為自己人品爆棚,遇到了優質項目客戶。

前期考察結束後,芝吉唐團隊邀請陳先生跟其背後老板面聊,目的是展示老板背景和實力。接下來,芝吉唐團隊邀請陳先生前往印度尼西亞實地考察項目。到了印尼後,陳先生並不會被帶到項目地,而是把所謂的旅遊局主管(無法確認真實身份)叫上一同在酒店用餐。在此過程中,所謂項目總代理的貿易公司出現,其代理人提出要陳先生付一定的「好處費」,目的是幫助陳先生處理項目事宜。但此後回國後,該項目再無下文。

案例二:以談項目名義騙入賭局

圖片來源:會昌縣人民法院案件截圖

2017年3月,胡育添夥同曾鏡坤(在逃)及繆麗萍、唐學文預謀選擇對象採用詐賭的方式實施詐騙,由曾鏡坤負責製作假證件等材料,胡育添則指示繆麗萍在政府網站招商信息中選擇對象,繆麗萍在網上查找後與會昌縣某鎮政府取得聯繫,假稱自己是「祥豐公司拓展部副總曹麗」,並於2017年3月7日來到該鎮某村假裝考察,由邱某負責接待,後繆麗萍返回博羅縣向胡育添等人匯報情況,胡育添等人決定對邱某實施詐騙。

之後繆麗萍再次聯繫邱某,假稱已獲得公司老總同意,邀請邱某前往廣東省河源市商談旅遊開發事項,邱某遂與另一工作人員王某於3月19日到達河源市並在假日酒店住下。

3月20日,繆麗萍將邱某一人帶至河源市維也納酒店一套房,與假稱是「祥豐公司老總李建文」的胡育添見面,魏愛華按照曾鏡坤分工守在河源市假日酒店樓下關注王某的動向,劉新民則守在維也納酒店樓下望風。隨後假稱是「建築公司老總王偉強」的曾鏡坤和假稱是「澳門葡京娛樂有限公司、香港一娛樂場董事何龍飛」的唐學文陸續進入維也納酒店房間與邱某見面,被告人胡育添、繆麗萍、唐學文和曾鏡坤相互配合迷惑邱某,之後胡育添等人勸說邱某一起玩「梭哈」,胡育添趁邱某不注意,將事先準備好的那副做過手腳的撲克牌替換掉正在玩的撲克牌,結果邱某一局輸掉30萬元左右。當日下午,邱某通過其朋友黃某向唐學文指定帳戶匯款33.5萬元。錢到帳後曾鏡坤等人按照事前商量好的比例分先後幾次進行分贓。

案例三:民宿項目騙取「眾籌金」

圖片來源:眾籌平台「開始吧」項目截圖

據一位民宿眾籌者爆料,2017年1月,一個「瀘沽湖錦瑟敘舊民宿眾籌項目」在眾籌平台「開始吧」上線,共有47位共建人參與了眾籌。資料顯示,該眾籌主要用於民宿項目的裝修,眾籌回報為此後三年參與經營及每年經營的利潤分成、數晚住宿權、瀘沽湖特此禮品等。該項目上線三天就獲得了186名投資人、總額289萬元、超目標金額1446.49%的超募,最終47位共建人被選定,共計198萬元眾籌資金。

項目團隊由發起人吳昭萍、策劃李銳、經營徐濤、店長唐紅玲(徐濤、唐紅玲為夫妻)等四人組成。李銳與吳昭萍系前男女友關係,二人於2005-2017年間在上海等地頻繁開立又註銷過十多個公司,並且惡意編造內容涉嫌詐騙套現,相關人員偽造美蕊公司銀行流水及公章並非法挪用項目資金。

旅遊項目合作金額小則數十萬,大則數千萬乃至上億,市場前景廣闊但競爭也愈發激烈,詐騙團夥就是抓住了業內人士賺錢心切的心理設套。正如曾經歷過詐騙案例的業內人士所言,但凡非常規的合作更需謹慎對待,況且貨真價實的項目合作都會走正規商務合作。

行業內想必還有更多詐騙團夥及案例未被公開,你在還遇到過怎樣的詐騙團夥?身邊是否有發生類似詐騙案例?歡迎留言讓更多同行知道。

(註:文中「餘先生」、「陳先生」均為化名。)

文旅行業最具影響力和資源聚集力的盛會

中國文旅產業年會

自2016年活動發起以來

累計參會3000人 覆蓋垂直企業超800

現第四屆中國文旅產業年會招商啟幕

合作共贏請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