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自拍網紅遇上車諾比

網紅闖入人類禁區。

抖音上的重慶,照片里的天空之境,動漫里的北海道,如今許多景點不再需要口口相傳,而是通過各種管道,快速走紅。

這段時間,烏克蘭境內的切爾諾貝利核電站,成了又一個網紅景點。

網路與現實的碰撞

作為人類歷史上最嚴重的核電事故發生地,切爾諾貝利早就名聲在外,此前也曾對外開放過一部分區域。不過之所以會在最近成為網紅景點,是因為兩個月前美國HBO電視網推出的迷你劇《切爾諾貝利》。

這部劇一經推出就口碑爆棚,迅速在全球範圍內引起了人們對切爾諾貝利核電站的關注,切爾諾貝利最近的遊客量也隨之增加。

烏克蘭政府的一項新政策,更是推動了人們前來旅遊。7月10日,總統澤連斯基宣布,政府將取消切爾諾貝利景區的多項禁令,並將為遊客專門建立一條綠色走廊,開放切爾諾貝利景區供遊客觀賞。澤連斯基稱,這項命令的頒布,將使切爾諾貝利成為烏克蘭經濟的新增長點。

展開全文

其實國外網友早就等不及了。在國外著名社交網站、INS風發源地的Instagram上,網紅們近期紛紛進入切爾諾貝利,帶頭打卡。

於是,網路上極為流行的「INS風」,也隨著網紅和遊客們,吹到了切爾諾貝利。但切爾諾貝利本身具有的特殊性,使得一些網紅的表達方式引來了爭議,這位半裸的姑娘便是其中的代表。

有人認為,這種輕佻的舉動,是對切爾諾貝利過去那段災難記憶的一種褻瀆。也有人認為,這種行為會使她遭受當地尚未消散的核輻射傷害,不應提倡。

事情鬧大後,照片里的這位23歲的俄羅斯模特,不堪網路上的議論,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稱該照片並非拍攝於切爾諾貝利,而是距離核電站4000多公里外的一個地方。她選擇普里皮亞季作為定位地點,是因為覺得這樣會有更多人關注。

關於她的爭議還未消散,Ins上又出現了越來越多的切爾諾貝利網紅照片,也加快了網友「進軍」切爾諾貝利的腳步。《切爾諾貝利》的編劇或許發覺了情況有些不對,需要站出來說些什麼,於是他在推特上呼籲前來參觀的人要牢記這里曾經發生過的慘劇,尊重那些犧牲的和遭受了痛苦的人。

只是為了證明到此一遊

其實在眾多打卡照片中,像俄羅斯模特那樣引發爭議的並不多。大部分人來到這里,無非是想在一些有明顯建築特徵的地方,留影證明自己來過。

在INS上,切爾諾貝利的摩天輪出鏡率極高,這是到此一遊的最佳證明。

這座摩天輪位於普里皮亞季市的遊樂場,遊樂場原定於1986年5月1日開放,誰料還未開放,核電事故就在4月26日發生了。據說,摩天輪的表面金屬附著了大量輻射物,因此遊客被要求不允許觸碰建築物。

摩天輪一向被認為是幸福的象徵,像是倫敦眼這樣的摩天輪甚至都成了地標型建築。切爾諾貝利的摩天輪既沒有他們的名氣也沒有他們的規模,然而獨特的氣質和歷史背景,同樣讓人過目不忘。

國外著名coser作品《最後生還者》在切爾諾貝利取景

荒廢的遊樂場,加上已經生銹的摩天輪,似乎奠定了某種末世般的氛圍。因此,這里變成了很多攝影愛好者的取景地。

《使命召喚4》景點關卡「雙狙往事」中,玩家最後的撤離點就位於這個摩天輪旁。在遊戲里,摩天輪區域是玩家和NPC隊友的撤離點,需要在這里與四面八方湧來的敵人對抗,直到己方直升機到達。

除了這里,還有一個遊戲玩家十分熟悉的網紅景點,在INS上十分受歡迎。這里叫做啄木鳥雷達。

啄木鳥雷達是前蘇聯政府在美蘇冷戰時期建造的軍事防禦設施,是前蘇聯軍工實力的代表作品之一。《絕地求生》玩家對這里或許再熟悉不過,畢竟在機場搜裝備,你得時刻提防著雷達上的人。

慕名而來的遊客當然不會放過這個高聳的建築物。合影的方式五花八門,有傳統的秀恩愛牽手照,也有足夠大膽的直接爬上了鐵架。

此外,普里皮亞季城鎮也是人們喜歡留影的地方。這座原本年輕的城市,經歷了無人區三十年來的衰敗,也保留了現代城市的模樣,儼然一個人類突然消失後正在凋零的世界。

城市因切爾諾貝利核電站而興起,始建於1970年。得益於切爾諾貝利發電站創造的財富,普里皮亞季的基礎建設相當完善。30年後的今天,遭到廢棄的普里皮亞季,其規劃和建築也絲毫不過時。

雜草叢生的街道,破敗的教室,廢棄的泳池,災難過後的普里皮亞季展現出了獨特的魅力。不過相比之下,最能代表去過切爾諾貝利的地點,自然還是核電站本身。

早些年,切爾諾貝利的四號反應堆還沒有被石棺蓋住,在那里合影留念的人必須身著防護服。如今,烏克蘭政府連同歐洲各國出資建起石棺,將反應堆罩了起來。即便在石棺附近,能測量到的輻射值也在安全標準範圍內。

石棺建成前

石棺建成後

現在的遊客還可以進入核電站的控制室里參觀,甚至在里面的食堂吃上一頓飯,這都成了網友爭相打卡的地點。

被拱形石棺遮蓋住的四號反應堆,很難在現實中見到它的內部結構。但你可以將CS:GO的地圖Cache,看作是四號反應堆的模型。

Cache地圖中文名為「死城之謎」,參考背景正是切爾諾貝利,如果向遠處望去,你還能找到前文提到的摩天輪。

除去這幾大景點,還有幾樣東西在切爾諾貝利相關照片中很受歡迎,比如INS上常出現的這三種物品。

居民撤離時來不及帶走的玩具娃娃

用來測量電離輻射值的蓋革計數器

這幾樣東西並非切爾諾貝利專屬。但有了它們,再將位置定位在切爾諾貝利附近,這樣即便本人不出鏡,也能在INS上獲得不少點讚。

切爾諾貝利在INS上的走紅或許有些突然,但它並非今年才面向公眾的。

早在2011年,烏克蘭就開放了部分禁區供人們參觀遊覽。到目前為止,大部分人類曾居住過的區域都已向公眾開放。今年4月,白俄羅斯也宣布開放切爾諾貝利附近的區域作為景點。對於普通遊客而言,現在報個旅行團去看看這片曾經的禁區,已經不再是什麼難事。

切爾諾貝利旅遊價目表,一日遊的價格並不算高

回不去的家園

即便已經作為景區開放,安全也有了一定的保障,但特殊的歷史背景,使得切爾諾貝利注定不同於其他景區。

據資料顯示,1986年切爾諾貝利核電站發生爆炸後的十多年時間里,數千人因輻射患癌去世,數十萬人可能已經受到了輻射的影響,整個事故善後人員多達60萬,造成的財政損失高達2000多億美元。三十多年過去了,這片被核輻射污染的地區,仍然不適合人類居住。

許多影評人將迷你劇《切爾諾貝利》稱之為真正的「恐怖片」。它不著重描述那些數據和損失,而是以肅殺壓抑的氛圍,和不同階級角度的刻畫,來還原那時人們面對核輻射這一未知危險時的脆弱。用撲面而來的真實和殘酷,直接考驗觀眾的承受能力。正因如此,《切爾諾貝利》才能在網路上引起如此大的反響。

劇中第一批到達切爾諾貝利現場遭受輻射的消防員

事實上,在《切爾諾貝利》這部劇背後,還有影視作品很難向人們描述的苦難。

當年事故發生後,切爾諾貝利變成了當時世界上最危險的地方之一。蘇聯政府撤離了方圓30公里的幾十萬人,從此再也沒有回來。

在白俄羅斯作家阿列克謝耶維奇所著的《切爾諾貝利的悲鳴》中,記錄了許多切爾諾貝利附近居民的在撤離家園時的不舍與思念:強行留下的老人不得不和孤獨作鬥爭,被迫離開的人將自己的名字寫在了建築物、門欄以及馬路上,以此表達對家的留戀。如今,有些建築物上仍然依稀可見人們的名字。

現在的切爾諾貝利,除了零星幾家村民,以及景區內部的工作人員外,依然荒無人煙。

這些離開的人,他們中的大部分人經歷了蘇聯解體,經濟崩潰,甚至烏克蘭內戰,與此同時還伴隨著輻射病的折磨。

在INS上,你在Chernobyl(切爾諾貝利)以及Prypiat(普里皮亞季)這個位置和話題里,很少能看到有人上傳切爾諾貝利紀念碑旁刻著俄文的石碑照片。那上面的所刻的字,是核電站爆發時離世的31人的名字。

很少有人拍攝位於切爾諾貝利鎮的廣場上,那些由被迫撤離、無法歸來的姓名,組成的一個個木牌。

很少有人會用照片來反映,烏克蘭切爾諾貝利禁區的進出口檢查站有多麼嚴格。當年切爾諾貝利核電站周邊成為禁區後,許多盜賊跑來這里,將值錢的東西拿走倒賣。而這些帶著輻射的物品,讓許多原本未曾受到輻射的人成為了新的受害者。為了避免遊客帶來同樣的結果,禁區工作者們不敢懈怠。

也很少有人在INS上炫耀照片的同時告訴你,盡管禁區的大部分地方都算安全,但有可能隨便站在某棵樹下,你所承受的輻射就會讓你壽命折損。

檢查站用於測量遊客身上輻射的儀器

而與此同時,卻有人用半裸的照片加上切爾諾貝利的定位,挑戰著人們對這里的敬畏與好奇。或許正因如此,《切爾諾貝利》編劇才會忍不住站出來說,請在參觀遊玩的同時牢記這里曾經發生的慘劇,尊重那些遭受苦難的人。

畢竟,這里是很多人再也回不去的家園。

網上沖浪記事

為互聯網留下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