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那麼多人去嘗試四姑娘山三峰連登?

每一座高山都有著它的神聖和神秘,有些是因為地理,有些是因為宗教,有些是因為傳說,還有些是因為登山客故事的廣為傳播。

四姑娘山幺妹峰,永恒的經典,技術攀登的象徵,一座造就攀登神話和傳奇的山,一座檢驗攀登者肉體和心靈的界門,在它面前要麼選擇超脫,要麼一無所有。

它的巖脈上有過一流攀登者的印記,也有著失利者的淚水,只有真正有勇氣和決心的攀登者能夠摘得它的榮耀,艱難的山峰只屬於能夠承受艱難的人們。

—以上摘自百度

▼6月3日在海子溝山脊上拍攝的四姑娘山幺妹峰,挺拔俊秀,氣質高雅:

▼6月4日在二峰峰頂拍攝的四姑娘山幺妹峰,流雲飛舞,妖艷嫵媚:

▼6月5日在長坪溝拍攝的四姑娘山幺妹峰,冰清玉潔,風姿卓越:

2018年7月中下旬登完海拔6168米的雀兒山,原計劃今年去攀登海拔7546米的慕士塔格峰,種種原因,被暫時擱置了,於是就有了本次四姑娘山之大、二、三峰的連攀。

至於為什麼要連登三座5000米+的雪山,出於什麼目的,我也說不清,只是覺得自己有這個體能,也打心底喜歡,何樂不為。

四姑娘山之美、之瑰麗、之攻略,早已被各路遊人、驢行者、大咖大神們用各自的方式、從不同的角度去體驗和發掘了個遍,本文不做重點敘述,只按時間流水,記錄自己攀登過程的心路歷程及所見所聞,留下點人生的記憶。

▼6月6日一早,在風雪交加中攀登完三峰,回到營地收拾營帳準備下撤時,一只山藍鳥(藍大翅鴝)在周圍好奇地打量著,著實給我們帶來不小的驚喜:

2019年6月1日

今天從成都驅車240公里到達四姑娘山鎮,海拔從500米上升3100米左右,淨上升2600米,身體感覺不錯,無高反徵兆。過巴郎山埡口隧道前後,煙雨蒙蒙,群山綿綿,心有波瀾。

▼過巴郎山埡口隧道前,隔著車窗拍攝的遠山,聽司機說,四姑娘山一帶前段時間連續下雨,山上積雪很厚,有些擔心本次的三峰連攀能否順利:

▼據說在巴郎山埡口一處觀景台可以看到成都地區的第一高峰—海拔5353米的大雪塘,也是最近網上熱議的強驢,重慶「江城子」發生山難的地方,不知是不是這其中的一座?

「江城子」已去,不管她生前的戶外行為如何,本著對本人的尊重,我等還是保持緘默為她祈禱,願逝者安息!戶外也是江湖,塵世所有的,戶外一樣也不缺,驢友群里不是常說:「成功了,你是個傳說,死翹翹了,你只是個笑話」。所以,我等只能互道珍重,好自為之!

▼過巴郎山埡口後拍攝的四姑娘山之四座雪山,最左邊的幺妹峰頂被雲霧遮蔽,這也是四姑娘山最經典的視角之一。大、二、山峰上白雪皚皚,看來司機師傅說的沒錯,雪的確不小:

▼翻過巴郎山埡口,下到谷底就是四姑娘山鎮,我們入住紮西家的「山友之家」客棧,據說此客棧也是很多四姑娘山攀登者比較喜歡的一家:

2019年6月2日

今天從海子溝徒步去海拔4379米的大峰營地。

在營地吃完晚飯,我獨自往上走了約200米,在營地周圍的高處散步遛達了1個多小時,拍拍花草,看看風景,傻傻地坐在某塊巖石或草地上,想想宇宙、星空、地球這些與日常生活無關的「大事」,適應一下新的海拔環境,這也是我雪山攀登的一個習慣。今天的天氣非常給力,藍天白雲,遠山如黛,綠松白雪,花草秀美,四姑娘山亭亭玉立,婀娜多姿。

▼準備出發了,最左邊牽馬的這位是當地配的協作小李。四姑娘山景區規定,攀登雪山必須強制配給當地協作:

▼四姑娘山有三條溝,分別是:海子溝、長坪溝、雙橋溝。大峰、二峰攀登走的是海子溝,三峰走長坪溝,這兩溝在同一個地方買票辦證,需持本人身份證原件,並簽字按手印。戶外門票一次進溝,三天有效,出門未見查驗票證:

▼辦完票證折回一小段,向南再轉東上行,海子溝的木棧道修得不錯,兩邊的杜鵑花開得正艷:

▼上到山脊就是海子溝景區大門:

▼2019年四姑娘山傳統朝山會將在海子溝朝山坪舉辦,景區山脊上的徒步棧道正緊鑼密鼓地鋪築中。

每年的農歷五月初四是四姑娘山民間傳統的朝山會,這一天,草坪上插滿了經幡,四面八方的藏民身著盛裝,背上青稞酒、牛羊肉、燒饃饃,來朝山坪朝拜四姑娘山,祈求安靜祥和、五谷豐登:

▼經幡也搭建好了,據說容中爾甲要來歌唱,看來場面不會小:

▼朝山坪上偶遇一只可愛的狗狗,據說今天也要去大峰營地,期待中…

▼海子溝山脊遙望四姑娘山,從右到左依次為:大姑娘、二姑娘、三姑娘、幺妹峰:

▼大姑娘主峰,海拔5025米,峰頂石碑上標示的是5038米,不知哪個數字是準確的:

▼二姑娘主峰,海拔5276米:

▼三姑娘主峰,海拔5355米:

▼四姑娘幺妹峰,海拔6250米:

▼隨著海拔的上升,視線越來越開闊,高山草甸獨有的那種壯闊與秀美一覽無餘:

▼遠遠望見大峰營地了,其背後就是主峰:

▼這頂球形大帳據說是前段時間給某ZF大員攀登準備的,我們今晚就在其右側的石屋里過夜:

▼晚飯後沿上攀主峰的碎石道獨自上行一段,又繞到周邊的高地溜達了一個多小時,看看風景,拍拍花草,心無旁騖:

▼前方就是攀登大峰必經的埡口,距離不是太遠,對我來說不是太難,信心滿滿:

▼大峰主峰及其右側的山脊,碎石遍地,看來這一帶經常會有碎石滾落:

▼台地上遙看海子溝對面的山峰,隨手一拍,那一座可能都得是5000米+:

▼俯視大峰營地,建在一處山間台地上,溪流從右側流過:

▼營地再往下的一處台地上,新的營地正在搭建中,看來今年端午節上來的人不會少:

▼靜下心來,欣賞一組今天沿途拍攝的花卉。這是杜鵑花,據說喜歡杜鵑花的人都是純真無邪的,它開得熱烈,開得燦爛,代表著對愛情的喜悅,有著一往無前的美感。

▼桃兒七,四姑娘山珍稀植物之一。據說有著神奇的抗癌作用,但其本身也有毒性。

▼銀蓮花,淒涼而寂寞的花朵,只有懂得寂寞淒涼的人,才能理解別人的寂寞與淒涼。

▼驢蹄草,生長在灘塗、沼澤等潤濕的環境,葉型如驢蹄,又被稱為「沼澤金盞花」。

▼紫堇花,相思之花,默默相戀的愛情,至死不渝。

▼報春花,又名「長樂花」,京城周邊的山野難得一見,這里隨處可見。

嫩黃老碧已多時,騃紫癡紅略萬枝。

始有報春三兩朵,春深猶自不曾知。

—楊萬里(宋)

2019年6月3日

今天由海拔4379米的大峰營地出發沖頂海拔5038米(有說是5025米,包括景區宣傳資料也是這麼標註的,但峰頂的石碑上標註的是5038米)的大峰。

6時25起攀,8時40分登頂,用時2小時15分鐘,上攀行程2.3公里,累計拔升660米。今天的老天爺很給面子,沖頂期間萬里晴空,藍天如洗,群山如畫,暖陽普照。

在峰頂嘚瑟了近40分鐘後。9時20分開始下撤,10點30回到營地。吃完協作煮的酸辣湯面,休息片刻,11點出發,從大峰營地橫切山腰小道,前往海拔4280米的二峰營地,長度2.6公里,累計上升50米,下降150米,總體呈下降趨勢,12點50到達,用時1小時50分鐘。曬睡袋、周邊遛腿、整理背包、吃飯、聊天、休息…….有條不紊地為明天的二峰攀登做著準備。

▼爬上碎石坡就是埡口:

▼埡口回看我們我倆上來的山谷:

▼埡口西側的長坪溝以及長坪溝西側的群峰:五色山、日月寶鏡、婆繆峰………

▼海拔5413米的婆繆峰,由堅硬花崗巖構成的錐形山體,美的令人畏懼:

▼海拔5609米的日月寶鏡山。頂部是由兩個不規則的傾斜長方形平面組成,中間有一條裂縫,有冰雪覆蓋,在陽光照耀下閃閃發光,看上去就像一面鏡子。

據說,這面鏡子左邊像一個「日」字,右邊像一個「月」字,所以被人們稱為「日月寶鏡」。相傳,這面寶鏡是很久以前四姑娘的外婆(藏語叫「阿妣」)送給四姑娘的嫁妝,鏡子不僅僅可以用來梳妝打扮,還可以作為照妖鏡使用。

當年四姑娘的父親阿巴郎依與墨爾多搏鬥的時候,這面寶鏡被墨爾多用寶劍劈成了兩半,落進山里,於是就成了今天看見的這座日月寶鏡峰。

▼今年雪大,從埡口上攀大峰的山道都是積雪:

▼半山腰北望,藍天下的二峰、三峰、幺妹峰冰清玉潔:

▼山腰有一處緩沖坡,是拍照的絕佳視角:

▼爬上這個雪坡就是峰頂:

▼大峰峰頂,石碑上標示的海拔是5038米,但景區宣傳手冊上寫的是5025米,有些迷糊:

▼大峰頂北望二、三、幺妹峰,感覺直接就能穿越過去,其實她們之間都是斷崖,只有大神級的牛人可以穿越:

▼峰頂遙望長坪溝西側的群峰,感覺近在眼前:

▼遠處的貢嘎山主峰依稀可辨:

▼回撤到埡口:

▼回到大峰營地,協作已經煮好了一盆酸辣肉絲面,美美地吃了三大碗後,收拾完背包和裝備,橫切山腰,直奔二峰營地:

▼大、二峰營地相距不遠,一個來小時就能到,遠處的雪山是二峰。

▼左側大峰、右側二峰:

▼這個角度看,二峰右側的山脊不算很陡,其實身臨其境你就知道了:

▼二峰右側的幺妹峰,不同的角度:

▼二峰營地:

2019年6月4日

今天從海拔4280米的二峰營地出發沖頂海拔5276米二峰。

凌晨2時40分出發,6時03分登頂,用時3小時23分鐘,行程3.3公里,累計拔升970米。

今天的天氣依然很給力,我們到達峰頂剛好日出,霞光萬丈,煙波浩渺,遠山披金,目不暇接。只可惜二峰峰頂非常狹窄,容不下幾個人,只能短暫逗留,匆匆下撤了。

8時25分回到營地,休息一小時,9時25分開始徒步返回,13點30到達四姑娘山鎮,從二峰營地下撤到四姑娘山鎮,行程13.5公里,累計下降1200米。

▼今天摸黑出發,按照安根的節奏,調整好呼吸頻率,小步慢走:

▼爬上埡口,沖頂前日出雲海,霞光萬丈:

▼二峰因為雪太厚,山頂附近鋪設的鋼索多半被埋,坡陡雪滑,失去了抓握,走起來需要格外小心,一旦滑墜,後果不堪設想:

▼來一組峰頂照:

▼峰頂的雪坡很陡,我們是徒手上攀和下撤的。

▼下撤到雪線之下天已放晴,來一組下撤途中美景:

▼二峰營地:

▼和大峰攀登一樣,回到營地,協作已經做好一盆面條,今天改成了紅燒肉口味的,我們的協作真貼心!吃完稍作休息,收拾背包徒步返回四姑娘山鎮:

2019年6月5日

今天從四姑娘山鎮出發,徒步長坪溝前往海拔4450米的三峰營地。

於14時20分到達營地,海拔從3100米上升到4450米,行程12.6公里,拔升1395米,用時5小時40分鐘。沿途穿越長坪溝部分景區,行走於茂密的森林里,翻越綠意盎然的高山草甸,空氣清潤,鮮花朵朵,遠山飄渺,心曠神怡。

▼長坪溝喇嘛寺附近再次遙望四姑娘山,自右到左依次為大、二、三、幺妹峰:

▼二峰,昨天才在上面嘚瑟完:

▼三峰,右側的大雪坡是必經之路,期待明天能有個好天氣:

▼挺拔俊秀的幺妹峰:

▼去三峰營地,過長坪溝後基本是一路上拔,路程不長,景色隨高度不斷變化,是我喜歡的山道:

▼來一組婆繆峰寫真,個人感覺,大峰營地上的觀景平台是拍婆繆峰的絕佳位置:

▼日月寶鏡峰寫真:

▼阿妣峰(不確定)寫真:

▼四姑娘三峰寫真:

▼再來欣賞一組高山植物。桃兒七,千花萬草齊相伴,華佗再世行善道。

▼高山杜鵑花,花開滿山,如彩霞映照:

▼緑絨蒿,姣麗的容貌,剛強的性格,剛柔相濟,品性兼優:

▼大花雞肉參,紫葳科多年生草本植物,無莖,高30-40公分,分布於雲南(中甸、麗江)、四川、青海:

▼小鴨蹠花,為毛茛科、鴉蹠花屬多年生小草本,花果期6月至7月,分布於雲南、四川:

▼紅景天。滿簇點紅,映景天:

2019年6月6日

今天沖頂海拔5355米的四姑娘三峰,夜晚變天,午夜12點開始下雨,幾天來的好天氣終於結束。「猴子」的妻子為不拖累丈夫,決定放棄登頂,留在營地等待,這是個明智的選擇。為了確保安全,今天協作也和我們一起上山,安根和他各背了一段50米長的繩子。

凌晨3時,我們四人冒著雨夾雪出發,經碎石坡、大雪坡、冰雪混合巖壁,在雨雪霧橫風中艱難攀登5個小時,於早8時成功登頂,從營地到峰頂3公里,拔升915米。

三峰峰頂為一狹長巖壁,風雪中沒敢多逗留,拍完照匆匆下撤,於11時10分安全返回營地,下午2點30徒步返回到四姑娘山鎮。至此,5天時間全程徒步(不算長坪溝景區到喇嘛寺的強制往返公交)連攀四姑娘大、二、三峰圓滿結束。

▼登頂後的下撤,坡陡、路滑、雪深,感覺比上攀還艱難。安根擔心耽誤太久發生雪崩的可能性增大,要求我們上午10點之前一定要下撤到大雪坡之下的安全地帶。因此,基本不讓我們長時間歇息,只能拖著疲憊的軀體一步一個腳印咬牙堅持:

▼雪山攀登,再險再累,腳下的路沒有人能夠幫你走,都要靠你自己用汗水甚至淚水走下來,也許這正是他的魅力所在吧:

▼下到碎石坡,天氣有所好轉了,回看籠罩在雲霧中的大雪坡:

▼山腳下長坪溝內出現了一道彩虹,仿佛是在歡迎我們凱旋而歸。據說,我們是今年首個成功登頂的商隊,安根自元月份以來帶過幾個隊伍上來,都未能登頂。我們是幸運的感謝四姑娘山的包容、接納和恩賜!

2019年6月7日

今天是回歸人間的日子,高潮過後,歸於平淡。昨天下午回到山友之家客棧,梳洗完畢,換一身乾淨衣服,和安根一起出去吃肉喝酒,小小慶祝了一下。回到房間倒頭就睡,一覺醒來已是早晨6點,收拾完行囊,就此別過,乘車返回成都。

結語

當下的國人,能有個好的身體,茍活於世,或者力所能及地做些自己喜歡又不太受約束的事,留下點有價值的回憶,也就算圓滿了。雪山攀登,對我來說,是個不錯的選擇。

人生不易,想活得有樣就得打拼,名、利、權、情,沒有一樣是不辛苦的,卻沒有一樣是可以帶走的。所以,我們應該嘗試把快樂建立在一些長久可持續的人生目標上,學會取悅自己,努力使自己過得快樂而有趣,並心平氣和從容地老去。

記得從哪篇文章中讀到過這樣的話:「最好的用錢之道,是把錢浪費在豐富個人體驗和感受上,因為錢是可以儲存的,而時間是不能儲存的,你怎麼花時間,決定了你一生的生活質量」。我非常認同,且一直身體力行,把有限的時光和金錢用在自己喜歡的戶外登山中,並從中獲得了來自內心深處的純粹歡樂。

平庸如我等凡夫俗子,有個夢想就趕緊行動吧,乘著自己還有心氣兒。

版權聲明:除特殊註明,本文所有文字內容均為作者熊鴿原創,照片均由熊鴿提供。訪問者可將本文用於個人學習、研究或欣賞,以及其他非商業性或非盈利性用途,但同時應遵守著作權法及其他相關法律的規定,不得侵犯作者的合法權利,包括但不限於不註明作者及文章出處等,除此以外,將本文任何內容用於其他用途時,須征得作者的書面許可,侵權必究。

END

2019年

跟《徒步中國》一起

每天發現新世界

點擊閱讀原文,報名《徒步中國》活動

↓↓